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42、王国维·千古艰难唯一死¥  

2015-09-29 10: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民国成立以后,满街晃来晃去的辫子,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那玩意儿不唯是丑陋,打理起来却也麻烦和不卫生。当然也有老顽固不肯就范的。那时举国还剩下两条著名的辫子,一条在北大,一条在清华,前者是辜鸿铭,后者是王国维。辜的辫子不免标新立异,而王国维则是在为清廷守节了。

1927年62日上午,王国维从清华园出来,雇了一辆驴车来到了颐和园,缓步走在鱼藻轩停下,慢慢吸完一支哈德门香烟,突然一头扎进水中。池水仅能没膝盖,淤泥积累很厚,他口鼻都被堵住,很快就窒息而亡了。园丁等拖他上来,发现内衣还没有完全湿透。王国维身上带有遗书,开头便说: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对于王国维的死因众说纷纭,一说是为清室殉节;二说是为文化求亡;三说是担心北伐军迫害;四说是欠罗振玉的钱还不上……每种说法都有大量的论据支持,愈发显得扑朔迷离。以前,王国维从未到过颐和园,为什么选择这么个地方自杀呢?《诗经·小雅》有“鱼藻在藻”一句,郑玄曾有解释:“藻,水草也。鱼之依水草,犹人之依明王也。”王国维是当世第一国学大师,自是明了鱼藻轩之意,看来殉节之志无可置疑。

1877年123日,王国维出生于浙江海宁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王乃誉博学多才,却难得功名,对儿子寄望甚大。王国维自幼体质羸弱,性格忧郁,而且家里人一直为死神笼罩:4岁丧母、继而丧祖父、丧父、丧发妻,一生8个女儿死了6个。严酷的人生问题,是王国维从事哲学思考的巨大压力。

王国维7岁入读私塾,11岁学习八股,16岁参加海宁岁试,以第21名考中秀才,为“海宁四才子”之首。然而,他二次考举人都名落孙山,无奈做了私塾先生,又因和雇主不睦而辞职。1898年,王国维来到上海,学习德文、英文、日文等,大量阅读西方原著,尤其喜欢尼采和叔本华,他觉得,西洋人太追求欲望,物极必反,最后将导致毁灭。期间,他担任《时务报》的书记兼校对,以维持生计。

头上虽有小辫,王国维内心却通达无碍,并没有什么辫子。他不想做个搜集整理资料的二流学者,而是探求哲学真理。1908年他发表《人间词话》,用西方美学评论中国文学,提出了学问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说,人的一天恰如一生,都是由朝气落到暮气的过程,所以,王国维上午读经典考据,午后读史传,晚上则读些诗词杂记。

王国维用叔本华思想分析红楼人物,所谓“玉”,即为“欲”,宝玉谐音饱欲、黛玉谐音待欲,《红楼梦》是本解脱之书,讲的是贾宝玉离假归真、归还欲望的过程,解脱之道在于出世,通过自杀是不行的。他认为最终可以达到解脱的只有三位:惜春、紫鹃和宝玉。奇怪的是,民国大师普遍推爱紫鹃,大概是真善到了极致,就有了出尘之美吧。王国维业余时间在“东文学社”学习日语,结识了影响他一生的朋友——罗振玉。

1900年,罗振玉资助他去日本留学;1903年,推荐他去通州师范学校教书;1904年,罗振玉在苏州创建江苏师范学堂,邀他前来任教;1905年,清政府废除科举,罗振玉被任命为学部参事,王国维跟随北上,就住在其家里,并被推荐为学部总务司行走。辛亥革命爆发,罗王两家一起携全家老小赴日本避难。

在日本京都42、王国维·千古艰难唯一死65509;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的四年时间,是王国维一生最清闲的时光,他读遍了罗振玉家藏的古籍、古器物拓片,和罗振玉在学术上相互切磋,共同创作了《流沙坠简》一书,引起很大反响。1915年,因经济所迫,王国维回顾担任《学术丛编主笔》,先后撰写了《毛公鼎考释》、《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殷周制度论》等文章,奠定了自己在史学领域的大师地位。

1919年,罗振玉回国,王国维随后也当上了南书房行走。溥仪对他十分尊重关怀,见他眼神不好,时而亲手为他布菜,有回降旨:“著在紫禁城骑马”。王国维感激滴零,说满清一朝,能以布衣的身份享受这种礼遇的,除了朱彝尊,就是他了。数月之后,冯玉祥不顾优待皇室条例,带兵驱逐了溥仪,王国维悲愤不已,几次要跳神武门御河自杀,都在家人的劝阻下不了了之。

1924年秋,清华大学创办国学研究院,邀请王国维加入。他之前拒绝了北大三次,这回自然也不行。还是溥仪亲自下诏了,才达成此事。这段时期的王国维,王力曾有这样的描述:“留着辫子,戴着白色棉布瓜皮小帽,穿长袍,勒一条粗布腰带,一个典型的冬烘先生的模样。”鲁迅也说:“要谈国学,王国维才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不过,老实得像个火腿一样。”

不平等条约不见得损害中国利益,

王国维不讲、学生讲;梁启超讲,学生不讲;陈寅恪讲一半,学生讲一半。

238页,”你只管说你自己的,何必去管别人的。”

敬烟的故事,强颜入世苦支离。

尚书十之五六不懂,245页,诗词。

251页生活习惯。

生平著述62种,批校的古籍逾200种。梁启超称他是“不独为中国所有而为全世界之所有之学人”,郭沫若评价他:“留给我们的是他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辉。”

王国维对政治没有兴趣,因为不愿参与小朝廷的朋党之争,甚至与老友罗振玉闹翻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对政治没有认识。王国维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后,曾写信给朋友,预测俄国革命将波及中国,并说:“观中国近况,恐以共和始,而以共产终。”写这封信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尚未成立,这种见识,非有惊人的史识是不可能达到的。

1927年,国民革命军发动北伐战争,王国维对时局十分忧惧。6月1日,清华大学提前放假,学生们宴请导师,王国维对学生姜亮夫说:“我总不想再受一点辱,我受不得一点辱!”次日,王国维自杀。清华研究院的学生们捐出了本年度的奖学金500元为其筑碑,陈寅恪撰写碑文,其中“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等语句至今振聋发聩。

再把时间回溯到王国维自杀的那一天,上午8点,王国维来到研究院办公室和办公室秘书聊了会天,平时寡言少语的他,反常地对下学期的招生安排提了很多建议,然后突兀地像秘书借了五元纸币,然后走出门,桌子上还有半杯热茶。中午十二点,茶凉了,王国维躺在昆明湖畔的身体也失去了温度。书桌上的《人间词话》了,这样写着:

社会上之习惯,杀许多之善人。

文学上之习惯,杀许多之天才。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