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我真的需要你  

2014-01-29 00: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好多朋友是在通县认识的,在焦王庄的民兵武器陈列馆隔壁,有一家大运休闲俱乐部,我当时担任那儿的法人代表。九十年代中期,北京的私人会所很少,我只记得京城大厦的顶层有一家,集团董事长和我各办了一张会员证,由于质次价高,统共才去了四五回,更多的是在大运俱乐部谈事情以及接待朋友。

   俱乐部近三千平米,有大堂、歌厅、四十个包房,当然还有餐厅。最早做的是湘菜,领导们普遍反映太辣,同时,食材难找、厨师也不好侍候,就改成了东北菜。后来请了建国饭店的管理班子,又以粤菜为主,不到一年,再与烤肉宛谈合作,在我印象中,除了淮扬菜,各种菜系好像都试过。最后,我也烦了,固定了一位姓何的厨师长,主打杀猪菜,那时村里有不少自家养的鸡鸭鹅猪,多给点钱,倒是挺省事的。

    1995年12月营业那天,是我母亲的生日,请了好多贵宾,气氛十分热闹,俩老人也特开心。后来陆陆续续搞了不少活动,最有名的是1996年9月9日纪念毛主席逝世二十周年,先去了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那里排队的人极多,我们九点整进入,默哀了一会儿,三鞠躬就离开了。同去的是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不到一百人,看得出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由衷怀念,从这一点来说,老人家的人格魅力绝对伟大无比。来到俱乐部,我们搞了一个纪念活动,印象深刻的是魏传统将军的讲话,以及叶茅廖莎的对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还有一次活动是为朋友的母亲搞的,老夫人原来是进步学生,在刑场上被小蒋的侍卫长救了下来,生了儿子以后,很快改嫁了,丈夫最后做到国民党的五星上将。那天是1997年的中秋节,我们在后花园摆了十几桌,请了音乐学院的乐队现场演出,花好月圆、歌舞昇平,所有人都沉醉在美好之中。那天李纳老师也在,申明是为张维良老师而来,我和张是酒友,于是请他来大堂专门演奏。李老师点的是一曲《苏武牧羊》,并坚持站立聆听,曲调极其凄婉又不失悲壮,或许寄托了对亲人的无限思念。

    那时候,中国轻音乐学会和《音乐生活报》是一家,我兼了个常务理事和总编辑。乔羽老爷子、张培基老师等常来俱乐部开会,秘书长姓钟,穿着很朴实,忙前忙后地特能张罗,有一次我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您有什么作品吗?”他很谦逊地说:“也有,比如《鼓浪屿之歌》的作曲。”我吃惊得嘴里能塞进个鸡蛋,老天,混进高人堆里了。
   
    歌手来的就更多了,田震喜欢与我合唱《黄土高坡》,韩红不唱自己的歌,记得唱了一曲《棋子》,我们都听蒙了,都认为比磁带里王菲唱的强多了。有一次,刘哥和叶蓓一起唱《明明白白我的心》,DJ悄悄给录下来了,他自我感觉一直良好,觉得专业歌手也就那么回事儿,结果一重放,他的声音全是虚着的,人家那叫一个清晰。好像不给力的就“阿姐鼓”那位,是说什么也不唱的那种,确实很有性格。

     我那时比较浮躁,招了十几个专业运动员,平时上下车、进出门,从来没有自己动过手。有一回,我打着电话进大门,那位门童新来了,也不认识我,眼睁睁看着我撞玻璃门上了,一吐满口血,还有一条肉丝。我再三叮嘱别为难那孩子,回到房间,深思了很久很久。我是谁?整天忙忙活活地为了什么?这样值得吗?可以说,撞门事件是我人生的一个拐点,生活的指针开始回归正常。

     当时最大的乐趣是踢足球,带一帮俱乐部小伙子在旁边的空地傻跑,有时候与村里孩子比赛,时不常的也有朋友来玩,像中化海南的老朋友,以及国家女足退役的一些球员。乐队的哥们也踢过,《子曰》的张越把皮裤子都摔破了,据说这哥们走了,年年轻轻的真让人惋惜。俱乐部后面建了俩网球场,我得了网球肘以后,就不爱玩了,有时干脆在这儿踢球,大冬天的,打开夜灯,踢得真是痛快啊!

     我一天要见好几拨人,有时忙到深夜也没吃饭,于是,招呼五六个小伙子,挤进一辆奔驰车,从北关一路呼啸着开到东关。那里有几家烤串店,其中一家特别棒,尤其是肉筋,烤得外焦里嫩,金黄金黄的一大串,就着冰镇啤酒,我一个人就得几十串,吃得满嘴流油,连呼过瘾。回去差不多半夜两点了,打电话通知俱乐部开网球场的灯,叫人准备踢球。我自己驾车,把音响开到最大,只听那首汪峰的《我真的需要》:
    
现在我觉得很孤单 
悲哀的自我有些辛酸 
没有爱也没有存款 
只有去幻想才感到一丝温暖 
每天早晨我数一二三 
爬起来看见阳光灿烂 
大街上落叶纷纷
商店里放着怀旧的歌曲 
我现在真的需要 
我真的需要你 

当夜晚降临繁星满天 
我灵魂的影子靠在墙上 
没有脸也没有心脏 
在长安街上象朵苍白的花 
我倾听着静脉里血的流淌 
象那昨夜漫长而冷漠的细雨 
我睁着眼许多门在面前紧闭 
现在我真的需要多么真的 
我真的我真的需要我真的需要你 

每天我疲惫地回到家里 
躺在床上听着收音机里的那个浪漫 
回忆着过去的幸福呢喃着现实的渺茫 
爱情是放在兜里的一颗炸弹 
生活象件背心破烂不堪 
现在我不需要啤酒和上帝
 我现在真的我真的我真的 
多么需要我真的需要你 
我真的需要我真的需要 
我真的需要我真的需要 
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