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去朋友家吃饭   

2013-09-29 13:0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小时候经常吃不饱,由于荤腥太少,三十斤粮食的定量还真不够发育期的男孩吃的。父亲始终保持农村的习惯,还老往家带客人,有的是同事,更多的来自老家。现在母亲总取笑一件事:有一次,父亲在客人吃饱喝足走了之后,很认真地问:“他是谁?”原来他在大街上看到一熟人,只是看人家热情又眼熟,就给请家来了。

   十六岁离家读大学,很少有机会去人家里做客,一是没有亲戚,二是大城市不兴这套,在沈阳读书时还有过到同学家吃饭的经历,而到了北京,印象中似乎没有。我有个上两届学长,毕业分到了社科院经济所,在公主坟有一间十来平米的小矮屋,邻居皆为八二级同班硕士同学,现在没有一个不是名人的。

   学长是本溪人,与读医学院的高中同学结了婚,中间经历了不少曲折,但俩人感情极好,在小屋里过得其乐融融。有时周末,他喊我和另外一位大哥去家里,我们都在读硕士,都有女朋友,六个人凑在一起十分相得,女人买菜摘菜,那俩能炒能做,我只会穿针引线,开开玩笑,打个下手什么的。学长现在澳大利亚国家统计局任首席经济学家,每年春节都回老家看望母亲,见面时,无不怀念那段有趣的时光。

   白领们挺爱聚会的,一般都带瓶酒,或给孩子拿点小玩意。我有几个朋友都属于家里开食堂那伙的,去了肥吃肥喝,还规定不准搞带礼物的那一套。其中一位大姐是沈阳人,家乡菜做的地道极了,尤其是炖菜,火候够、料又好,真是吃了上顿还想下顿,可惜那桩生意没谈成,蹭饭的机会就明显少了。

   2012年春节前,在金融街被一位老朋友看到,死活拉着去他家里,张罗着吃东吃西,我们表示得看电影,他就拿出赠票,说看完了再来。那是一顿丰盛的晚餐,胃口暖、心里更暖,临走的时候,把他夫人发得各种油和米拿了一堆,还亲自为我们打了辆出租。有人说,他是在加拿大待得太寂寞,我却以为,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尊重。

   圈子里一哥们挺逗的,特别爱吃铁板烧,后来在郊区置办了一所大房子后,专门从日本进口了一套设备。哪知道,这玩意比女人青春流失得还快,没几天就腻了,于是不停地往家招人,那帮家伙也很快腻了,也不知谁出的主意,上百万的东西变成了赌台,没事就周末梭哈。这回好了,到现在也没见有人腻歪。

   有一位老朋友搞装修,儿子在上海学导演,两口子没事就往家招人,把那些窖藏的好酒祸祸了不少。我去那回,问喝茅台还是状元红,当然选后者,看那包装跟艺术品似的,茅台哪不能喝呀。菜很简单,但很合口,话题更是活泼幽默,由他们主讲上戏的那些喝酒打架的往事。在座的那位导演讲了个在内蒙的亲身经历:

   主人家养了一匹纯种的公马,每天都要交配数次,疲惫得不行。可主人为了挣钱,就千方百计地鼓励那马:“怎么了,怎么了,这么好的事情你还不干?”种马边摇头、边发出“嗯、嗯”的不情愿声音,主人急了,指着那群母马说:“多漂亮的女人呐,你再不上、我就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6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