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司空见惯  

2013-03-04 02: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上海到南通的路上,我与刘兄谈起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古诗,很有些不同。他认为是“床前明月光”的那首静夜思,我提出“粒粒皆辛苦”,但题目记不住了。两首诗影响都极大,比作者肯定是李白有名。惦记着这事,我回去就上了百度,发现写《悯农》的李绅,也不是善茬,人品虽差,却能登堂拜相,呼风唤雨于一时。
 
    李绅六岁时丧父,由母亲带大,亲自传授各种经典,他的外祖父是武则天的中书令,祖父也是官宦。家境败落,却亲眼目睹农民终日劳作而不得温饱的不幸遭遇。有一年夏天,他回故乡亳州探亲,恰遇同榜进士李逢吉,携手同登城东观稼台,李逢吉时任刺史,感慨道:“何得千里朝野路,累年迁任如登台。”
 
    屁股决定脑袋,李绅看到的则是七月流火下的农夫,随口吟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苦一些并不可怕,农夫为什么仍然过不上温饱日子?俩人从三皇五帝谈至当下,感慨不已,李绅长叹了一口气,接着又吟:“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两首诗很快在圈子里传开,引起了众多的关注。

   

   脑袋取决于习气,李绅二十岁中榜后,破落贵族的劣根性开始显露,甚至变本加厉起来。《云溪友议》记载,李绅发迹前,每次见李元将都称“叔叔”;发迹后,对方主动降低辈分,称自己为弟,又为侄,还是不行,最后降到了孙子。由于为官酷暴,当地百姓逃走了很多,面对朝野的指责,他照用“庄稼理论”辩解:“你用手捧麦子吗?饱满的颗粒总是不动,又何必理会那些随风而去的秕糠呢?”

 

   从国子助教到官封赵国公,发达后的李绅再也没有了悯农之心,而是向王谢大族的古人看齐,古书说他“渐次豪奢”,一餐饭的耗费就达几百贯。譬如,他特别喜欢吃鸡舌,每餐一盘,每盘耗费活鸡三百多只,据说每天院后宰杀的鸡堆积如山,浪费惊人。韩愈等庶人官员对其嗤之以鼻,彼此之间留下不少文攻武卫的资料。

 

    唐朝中晚期,士族势力逐渐衰微,同庶人出身的科举官员权力争夺十分厉害,前者以李德裕为首,称李党;后者以牛僧孺为首,称牛党。两党水火不容,互相倾轧了近40年,史称“牛李党争”。李绅为李党的中坚分子,中晚年起伏不已,为了美女阿颜搞了个“吴湘案”,死后殃及子孙“三代不得为仕”。

 
    其实,李绅还有件事在历史上无人不知。有一次,他大摆筵席,接待时任苏州刺史的刘禹锡,那位写过“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家伙,是圈子里著名的“道是无晴却有晴”的大色鬼,见歌舞团有位杜韦娘风情万种,顿时迷住,马上献诗一首《赠李司空妓》,意思是:你李大司空都玩腻了,让给我得了。这么一不小心,就创造了“司空见惯”这个成语,原文是:
                   “高髻云鬓新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评论这张
 
阅读(20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