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船上的晚餐  

2013-11-09 22:0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十年代末,我和几位朋友去鲅鱼圈办事,一位兄弟是当地的商界翘楚,全程安排了接待。午饭过后,不知从那儿弄来几匹马,几位北京人比比划划地骑了上去,有位女孩从未骑过,但胆子极大,非要尝试不可,本来有人牵着,沿着海边慢慢溜着,既安全又浪漫。

 

   她骑了一会儿没事,就开始跑起来,可那匹马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习惯在沙子里跑,所以很快上了马路。女孩害怕了,在大声地尖叫着,不知道怎么了,马儿也变得很狂躁,越跑越快,我们闻声赶来时,眼见着女孩一头栽了下来,上前扶起,发现头上摔了个婴儿拳头那么大的包,正要想法安慰,她却忍着泪微笑说:“没事!”忽然发现,丫手里攥的是一团马毛。

 

   同行的还有位官员,是中原人,没怎么见过海。老总知道后,精心安排了一艘渔船,还带了十来位厨师。我们沿着跳板上来,坐在前甲板那张圆桌的周。那是秋天的午后,阳光亮晃晃的,就是风浪不小,随着船往渤海里前行,颠簸得越发厉害。我父母也在船上,坐得稳稳当当的,还不时给客人讲解什么,但那哥几个的小脸开始白中透绿。我跟老总说,别等夕阳了,赶紧上菜吧。

 

   其实,我已经让人把网撒开了,打了几网没什么海鲜,大小石头倒是捞了不少。老总事先准备得非常充分,这时命人将瓜果茶饮撤下,上了满满一桌子菜,尤其是海货:肥蟹、赤甲红、皮皮虾、海螺、文蛤、海鲈鱼、大头宝、黄花鱼等,应有尽有。其它肉类、青菜也不少。大家都端起酒杯,听完老总真挚的开场白后,便慢慢吃喝起来。

 

   也就十来分钟吧,官员开始顶不住了,伏在船边一通地吐,很彻底的那种,据说最后吐得全是绿的。当地朋友将他送到低层的船员住处,窝那儿再也不动了,我和这哥们一宿舍住过,知道他醉酒的习惯,告诉说“千万别碰他”,睡一觉就好了。

 

   我瞄了瞄,大多数人脸色都不好,也让母亲下去休息了,但老爷子海边长大,兴致更高了,不时讲一些过去的趣闻趣事。老总有位手下挺邪的,连吃带喝、啥也不耽误,足足喝了七八两白酒,总跟一位北京朋友搭腔,那主儿也不搭理他。

 

   观察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对劲儿了:北京哥们脸色煞白,闷头在那儿吃馒头,慢慢地小口地嚼。我赶紧问:“几个了?”他还不抬头,哼了一句:“第四个。”我说:“考,别撑着啊!”丫瞪我一眼:“你懂什么!胃口占满了,就不晕船了。”就这么着,他一直吃着,也不喝水、也没吐,像一匹孤独的狼,独自舔着自己受创的伤口。我心说:你丫够狠!

 

   船早就掉了头,往码头急驶。我站在船尾的甲板上,迎着厉烈的海风,望着缓缓下坠的夕阳:那么的醒目、那么的大,映得海天一片金黄。或许在它的眼里,我们像一群淘气的过客,除了顽皮,并没有留下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