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手黑  

2012-10-04 11: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家在辽宁盖州,据县志记载,百年前的森林覆盖率一半以上,而后被日本人砍伐一空,剩的那些小林子在文革时期也祸祸了,“棒打獐子瓢崴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情形再也不复出现了。张作霖的老家究竟在哪儿?台安、大洼、海城几个县都在争,都建有纪念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离我的老家都不远。

 

   大帅是河北人,后迁到辽南的;本姓李,过继到了老张家。所以,张作霖这个名字也挺偶然,但一个人的成功绝对不会是纯属偶然的。为了走宋江的旧路,他故意截总督的姨太太,然后做出误会痛悔之状,终于得以接近朝廷,人家问他为什么接受招安?老张爽快地大声回答:“回禀大人,我想升官发财!”

 

   实话实说有时是很高的做人技巧,皖系失败后,徐树铮与张作霖喝酒,借着酒劲儿说:“大哥,你现在地盘大、兵力强,我是打不过你了,可有一宗,我可以带日本兵来收拾你。”知道这江苏老炮动不动就拿小日本说事,老张一边敬酒、一边打着哈哈:“老弟这又何必呢,我的兵不就你的兵嘛,来来,干杯!”

 

   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手下报编制、要装备,从不多问,但一直讨厌郭松龄:“郭鬼子纯属王八羔子,来沈阳扛个行李包,里面俩茶碗,还有一个没把。小六子非要用他,我一次就给了他两千大洋的安家费。”平定叛乱后的庆功宴上,喝到一半,有人抬来了一个箱子,说里面都是与郭鬼子联系的密件,看到举座惊慌,老张一挥手就让烧掉了。据说,这是听评书官渡之战时,跟曹孟德学的招数。

 

   东北军有家航运公司,一直经营不善,有个小职员写了封信给张大帅,提出了好些看法。张二话没说,直接提拔为总经理,让他全权负责,周围的人都觉得不合规矩,他却说:“我觉得这小子行,他就肯定行!”一年后,这位总经理将赚来的十万块大洋,亲手交给了张作霖,后者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子,这十万大洋就奖给你了。”

 

   老张绿林出身,可把公事看得极重,从不像韩复渠、张宗昌那样乱来。有一回,张宗昌从黑龙江来沈,去大帅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就喊:“老爷子,我回来喽.....”张作霖立马翻脸,喝道:“出去!你当这是在家里呢?重进!”张宗昌马上立定站好,向后转,然后在门口行军人礼:“报告,张宗昌到!”

 

   有一次参加酒会,一日本高官请他赠字,张作霖基本就会写个“虎”字,一挥而就后,落款写着:“张作霖手黑”。回家后,有人提醒说写错了,应该是手墨,少了个“土”字。张开口便骂:“妈了个巴子的,墨字我还不会写吗?有土,有土也不能给日本人啊!再说了,跟小日本打交道,手不黑行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