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青春易逝、佛法难求----明贤法师对北大同学的开学寄语  

2012-10-21 23:3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贤法师在北京大学做《中观见与道德经》的讲习,现已渐入佳境。北京秋色浓重,未名湖畔又见到学子们忙碌的身影。法师满怀期许,对于开学做了一次精彩的开示。


这马上啊,下一个学期的学习又要开始了。新学期要开学,有几点是要跟大家谈一谈的。

首先,第一个是关于学习的问题。我们在学校里、在课堂上要接触很多的书本,要接触很多知识,可是就人的智慧来说,一年里面充其量最大的学习成果,到底能学到多少知识呢?如果是从小一直算到大,我们所学的常识方面进行累加,年复一年地进行积累学习,像这样来看,我们一年里面其实能够学好一本书或两本书就很不错了,就已经非常非常好了。

可事实上,在我们的课堂上会有很多书本出现,甚至于,因为现在资讯时代的来临,就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书,中文的、外文的、佛法的、非佛法的,好像这所有的书本都是在我的手边一样,好像随时都可以拿一大串的书本来学习似的。可是这种学习表面上我们觉得进展很大,可实际上是否有真实的进展,这是很难说的。有很多时候,书本从眼前划过,它给我们带来的作用是消遣、享受,或者分别心,或者辨别自己同意还是不同意,并没有增加多少的阅历和知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新的这一个学年又要开始了,要注意些什么事呢?有这么几点,要提醒大家。第一个,你所面临的专业、学科或者书本,不要抱怨你是外行,不要抱怨你不对口。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你曾经是外行,所以后来你一点一点地就开始结缘了。因为你曾经是外行,你就能够比较认真地开始学习。所以这样呢,你就能够把你所要学习和努力掌握的常识掌握得很好。从小的方面来说,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你天天要吃饭,可是从来没有吃饭这样一个专业,你从小到大也掌握了。中国人没有教你拿碗筷这一个专业,可是碗筷都能拿。没有呼吸空气这个专业,你的呼吸都能够去完成。你没有与人相处,没有得失成败上进行分析计较的专业,可是你后来呢,慢慢慢慢地也都适应了。再大一点来说,在这个社会上没有成年人专业,你们一个一个从小孩子一定还是会长大成人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主席和总理的专业,主席和总理从来都是有人在做。这个世界上,没有农民这个专业,可是农民是绝大多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专业它都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最终都接受了。所以各位不要在专业的方面过分苦恼,你的人生道路走到今天,走到现前这个时候,一切实际上都是因为因缘,各种缘起在推动着的,它不是由你选择的专业来决定你所要学习的内容和你自己将来生活的方向。

这是第一点,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外行。就像以前五六十年代苏联撤走专家,把做原子弹的专家撤走了,做航空飞行器的专家撤走了,把建大桥的专家也撤走了,把炼钢炼铁的专家也给撤走了。就是因为没有这些专家,所以年轻人在当时进入那么多重要的岗位,最后他们所获得的成绩,所获得的研究成果,往往是空前的,令人咋舌的,超越了以前那些专家,先前专业的轨迹,也仍然能够有成果出来。所以说现在这个时代大家所面临着的是那些没有现成可言的生活经验,那正好我们就发挥我们年轻人有适应能力,也有接受能力的专长,尽快地进入到各自的生活当中。你的学习也好,你的工作也好,你不要说,我是外行我不专业。你只要是在这个人间,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已经面临着走上社会了,所有的行业都是和你有关的,都可以成为专业。

再一个呢,可能有的同学就面临着要毕业的事。要毕业的这件事是常常另同学们苦恼的,因为从小学上学,大人灌输的就是:你要好好读啊!好好地读一个中学,读了中学以后呢,要灌输的是考好的高中,考上好的高中以后呢要录取一个好的大学。大学录取了,上完了以后,可能家人又寄予希望,或者是继续上学,或者是找到更好的专业的工作,适合自己的。好像从学堂的门一出来了以后,我们就大大小小的都是专业人士似的,好像就已经用不着再学习了。可事实偏偏都不是如此的,就像现在各行各业对于同学们的看法也是一样。我们事实上离开了学校的门,只能说明开始会学习了,到了各行各业一切都还是刚刚开始,在那些行业里面你才能够开始有办法去掌握职业技能,一点一点才开始。有很多没有上学的人他们可能是极早地进入社会,极早地开始了社会专业的学习,而你们可能是读完很多书了,这个专业学习才刚刚开始。因此我们不要有什么报怨,不要觉得社会和我们学习的这些差异太大,太多不同了。我们能够在学校里面有一个安然的环境一直学习下来,只能说明有很多人需要学习,你们命运相当。但是临要走向社会的时候,命运也是相当的。我们要面临社会上的一切问题,有道德的问题,有伦理的问题,甚至有江湖问题,你要去处理。所以我们的学习结束,才是真正学习的开始,那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还有一点要谈到的就关于“抱怨”的问题。我们可能一进入社会就会遭遇到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你把理想当中的生活往社会上延伸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大跌眼镜。你的想法,你对于人类的理想和判断,发现跟自己的现实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那怎么办呢?你去抱怨吗?比如说,有人就在谈,我们这代人真倒霉,毕了业包分配的时候我们还是上小学呢,等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可以分配的时候,没有分配了,工作得自己找了。这就开始抱怨了。有人说现在物价上涨了,自己可能出来工作,挣了一些钱,到社会上去买什么都买不起了。还有人说,现在民主好啊,我们国家的制度不够好,或者说我们国家的经济太差了,或者说我们国家人文方面的情况太落后了,有着种种的抱怨。假如说,我们是以一个对于自己的前程是在国内发展或者是到境外去发展有选择能力的,那就自己去选择好了,如果没有选择能力的,最好是不要去抱怨。还没有说哪一个人的现实遭遇与业果无关的,没有一个无关的事情。那么如果是我们所经历的这些生活现状,我们所遭遇的选择上的难点,这些都是跟自己宿世的因缘相关联,那我们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如果是说,对于现实的自己的生活状态进行客观判断,可以有判断,可以说我现在是不太自在,或者是生活过得不好。但假如说你要是一分析说这也是不合理,那也是不合理,你把这些不合理变成了分析结果,那可能也就错了。因为,它有客观现实的困难,但一切都是在因缘当中的。况且呢,更深一层地说,你所接触的现实,你所面临的这个世界,是为你心所造,那么这个你一点都逃不脱。任何一个社会的问题,甚至于你都要在内心里面,在将来修行的过程当中,你在心灵深处,在灵魂深处去寻找你的责任感,你要担起这些责任来。人类的问题最终不能幸福地得到解决,那都有你的一份责任啊!如果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更不应该抱怨。

在不抱怨和安定的这样的心态当中,你来从容地走上自己人生道路的步伐,没有哪一个工作说你就天生是不能干的。我们绝大多数人读书、报志愿,还有进行努力,就是想谋求一个符合自己理想的未来的生存状态。可是呢,未来的生存状态往往是不由得我们去选择的。我们在选来选去的过程当中会发现一个问题:基本上呢,我们选定的觉得好的其实别人也发现了,我们想抛弃的想放下的那个不好的其实别人也知道。等你疯狂地想去找地找房,想去买的时候别人已经买得差不多了,况且呢剩下来的也都是一些天价,你一问呢都吓一跳,所以没有多少事是经由你的选择,你可以独立去完成的。这种情况下面的工作,到你眼前的工作,还有得可挑选吗?基本上到自己面前来的这些因缘,挑选的余地是很小的。有时候我们可能会觉得侥幸,“哎呀,我本来是会计专业,可是到这个公司是1000块,到那个公司一下子工资是5000块,我就觉得值了,我就选择了另外一个公司。”可是你不知道,你的这个选择的前提早就是因缘,各种条件在支配着的。你以为你是选择了环境,事实上你不知道是因缘选择了你,你去了。这种情况下面,你要有比较好的适应能力才行。也就是说,你对眼前的工作,不要太过分地选择它是我能干的,是我不能干的。其实,我们生而为人,来到人间这样地走一趟,你能够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这是你的荣幸啊!假如说,你只是注定地从理论上从判断上,我只想选一种生活,其它的生活都接受不了了,那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尴尬状态。绝大多数人呢,是以为自己的理想是凭着自己来选择的,但是到了最后都发现自己的理想都不是自己来选择的。

在德国有一所教堂,教堂的底下埋了一块墓碑。这个墓碑上面是一个特别有名的传教士,他刻在上面的一段墓志铭。这段墓志铭没有刻很深奥的教义的问题,没有刻那些教义方面的总结或者说慷慨激昂的话语,没有说那些。他只是刻了一段自己对于自己一辈子人生经历总结的话。他说,我在很年轻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能改变全世界,可一当我接触到社会的时候,我就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改变,而且毫无改变。等到自己又成长了一些年,到了中年的时候,我就想着既然改变不了世界,我就改变自己周边的环境。等到把整个中年过完了就发现自己所住的地方周边的没有任何环境是接受过自己改变的,自己对那个地区毫无贡献。到了接近晚年的时候,自己就想着,哎呀,那这样不行,我就改变自己的家庭吧,我要用我的努力,用我的双手让我的家庭得到幸福,得到金钱,得到地位,得到荣誉。拼老命地干了很多年,后来已经正式进入晚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家庭毫无改变。自己连家庭都改变不动,那怎么办呢?最后就想着,那我就还是来改改自己吧。等到自己下定决心来改自己的时候,好像自己已经是个老顽固了,根本就不可能改变。于是在墓碑上呢,最后他说,我现在可能已经快要死了,身体也不行了,也没有人管我了,我可能要死了,只能写下这段话。我在反思,在忏悔自己。假如我年轻的时候,我是下定决心从改变自己开始,那我很有可能努力了十几年以后,自己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改变,我就有力量去改变我的家庭,然后我再经历十数年或者是二十年的努力,我的家庭在家人、朋友、配偶还有父母的支持之下,也许我就有一定的力量改变周边的环境。我让穷苦的人变得幸福,我让嗔恨和仇杀变得和谐。甚至于有我周边的人来支持我,再努力十数年,我就可能对我的国家有所贡献,使我的国家有所改变。所以分析到最后,还是,我的这一生啊过颠倒了。我是想从国家干起,结果呢什么都没干成。假如我要是从自己干起,也许一切都有可能。

我看这虽然是写在墓碑上的一段对于自己的生活经验的一个总结,外国人的话。但我看来几乎适合于每一个人。如果说我们自己建立的理想它是一个膨胀的,或者是一个不符合于实际的,或者我们把理想建立了以后,在实际的人生的行动当中我一点实践的能力都没有,不愿意跨出一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理想越大,危险越大。我们为什么不从眼下的自我来调整起呢?如果是从自我来开始调整起,那我告诉你,每一件工作都是适合你的。当然啦,国法所不容许的,或者是有可能导致你下地狱的,这些事情不适合你,这个可以提前地交代一下。其他的呢,其他的事无巨细,你其实都是可以承担的。

我回忆啊,我们在当年出家修行,这个之前和之后的一段变化。在出家之前,也跟大家一样地上学,一直都在学校里面。只要是上学,特别头疼的就是考试。什么中考啊,高考啊,那是脑袋都要爆炸的事情。不光是考试知识方面的准备很费劲,最关键的是周边的人际关系,是家庭,还有亲人朋友的眼光和他们的期待。一个一个的愿望压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你觉得妈妈也不能辜负,爸爸也不能辜负,亲戚朋友一来了,问你的高考志向是什么啊,那也是脑袋快要炸的这个问题。那怎么办呢?好像有理想,但是你不停地得放弃似的。你不一定愿意考试或者是愿意像家人的希望那么去求个职位,考一个好学校,将来能够找份工作,不一定是这样的一个路子,但是这个路子无形地把你给甩进去了。

这虽然是个独木桥吧,但是所有的身边的人都逼着自己上独木桥,没有谁鼓励你,你可以自由一下的。我们的青年时代是没办法自主的,就是在这么一种状态当中。在这种状态当中,自己也产生了很多的一些心理上的隔阂,产生了跟周边环境的隔阂,产生了不接地气的隔阂,产生了跟周边人无法沟通交流的隔阂,各种隔阂都有。如果说叔叔阿姨,爸爸妈妈要坐下来跟自己聊一聊,谈谈人生问题,那肯定是要抗拒的。跟周边的人没办法去沟通,只要是一沟通,就大人来说的,就是特别楞。你要么说一句话,我一句还击过去让你卡在那里楞半天,你没法接第二句;要么就是我觉得特别反感,你们谈的事都是我讨厌的。在这种状态下面,少年时期迅速地溜走。

但是,改变一个环境,情况就一下子变了。我记得当时呢,是我们在十八九岁,一下子下定决心要出家,进入寺院。当时,这是一个全新的选择。第一你必须得出门,你不能再回,不能再往回看,家乡那个地方是越走远越好,但是有一个特别不利的条件,就是没有一分钱。再一个呢,你对于佛法的理想是特别高远,你希望自己将来成为大修行人,高僧大德。可是你不管走在路上,你遇到哪一辆车,你要上去,首选你得收钱。所有的陌生人你要一问,首先他都要说一下,你一个学生,你不上学,你问这些事干嘛?一些问题就把自己给堵住了。再者呢,就是自己身无长物,平时喜欢的那些物品,包括平时亲戚、朋友、同学的所有的社会关系戛然而止。你一下子就感觉你所走的路是一条外星球的道路,没有一个可以和你前面的生命相延续的一个路线。

好像挺绝望似的。但是最后在一个寺院待下来了,这个寺院接受出家。那么,这个情况,就跟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不一样的。在家里的时候,那些熟悉的,那些恼人的,让人讨厌的,悬绕在脑袋周围的所有问题,一概都没有了。这个突然一下变成一个自由人,虽然没有朋友帮助,没有父母关心。但是在这些陌生的人面前吧,大家有一种你什么话都可以说,你什么事都可以想。你如果想做好事,不怕别人骂你假雷锋,你马上就可以去做。

都变了。突然一下就发现所有的工作都是适合自己的,没有哪一件不适合自己的。以前在家里,把垃圾扫了,倒到垃圾桶里面去,这是一件很烦人的事。可是在那种环境下面,就发现扫地就太容易了,这是相当好的一件事情啊,扫地又有功德又愉快,什么都有。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支持自己一个高远宏大的理想。所以立马就让所有的劳动,所有的工作变得合理化了。所有的事都可以干,所有的苦都可以吃。而且,吃任何苦头都不会求回报。如果是在家里的时候就一直盘算着,我做点什么事儿,得要让爸爸妈妈准备点银子啊,以后可以去看个电影啊,买个书啊,去干点什么。可是寺院里所有的义务劳动,从来一年到头啊,很多年都不用去考虑,就觉得不需要,就觉得这才是自己最理想的生活。

为什么人的生活场景一变,价值体系一变,周边环境一变,马上就能够变得如此得主动呢?是不是这种主动一定要等到真的是一切都变了,它才能到来?它才能来临? 我们可不可以提前进行一个选择? 在自己现实生活当中,把这种主动置换进来? 提前就主动起来? 假如说,成为一位拯救世界的人,要成为一位大德佛菩萨,这个是我的理想。我可不可以把这个理想提前一步,让自己就按照这个理想来开始生活呢? 我看啊,其实现在各位自从接触佛法以后,我们已经提前地在进行各个方面,各种类型的社会实践了,一点都不滞后。假如说你全面地来接纳,全面地来进行展开的生活实践,你现在就开始,其实也不为过,是可以做的。因为我们的价值体系其实已经进入到一个以佛法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当中了。平时那些烦人的、恼人的事情,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那些都是因缘规定的,它当然不是我能够选择的,更不是爸爸妈妈能够逼着我干的。假如有就是有的,假如没有,你操心也是没有用的。在这种情况下面,你为什么可以,为什么还是那样长期地不主动起来呢?没有必要。所以说,这要提的第四点就是你面前所面临的工作,面临的责任,任何的一个工作和责任都是适合你的。

第五个部分,要谈一谈年龄阶段的问题。我们看年龄阶段,多半会做这样的分析,爸爸妈妈他们是五十年代的人,或者是六十年代的人。就觉得五六十年代的人,他们有他们一种价值观和责任,七十年代的人有他们的一套责任,我们八十年代的,我们80后的情况又不一样,90后的情况又不一样。就好像人的生命机制里头,天生的周遭环境和知识结构就不一样了似的。可是我要提醒大家一个事情,比如说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一幢楼要沉下去了,里面的三岁的婴儿,和八十岁的老人,如果是要下去,都是会一起同时进行的。

我小的时候总是尝试着这样一种思维。假如一个巨大的灾难来了,老人也在经历,我也在经历,我只有三岁,那么我在三岁的时候,我产生的感觉跟那个老人产生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并且产生跟那个老人一模一样的社会经验,一大套的社会经验,把灾难经历的过程、心理都可以纪录下来。那么我这个人是不是还在小的时候就经历跟老人一样的很多 的事件,就得到一样的经验。不用老就能够具备跟老人一样的智慧呢? 不知道大家在小的时候有没有这么考虑过?我觉得应该是有可能的。因为小朋友啊,你别看他一天到晚的什么事儿没有,事实上他脑筋还是可以动的。

老人总是说我们是小孩,那我可不可以在过一天的生活,在参加一天劳动的时候,就产生跟这个老人一样的看法呢? 产生跟他们一样的经验?这种思维啊,我现在发现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你如果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小朋友,在家庭当中不愿意去承担爸爸妈妈的那些责任,他们要承担了,你就觉得他们是上辈的人,他们天生的就是保护伞。雨下来了,雷打下来了,天生的该劈他们,淋他们的,跟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一切都置之不理。老年人,他们的衰老,那是他们这一圈老人的事儿,我们年轻人有的是青春活力,跟他们没有关系。这种看法,到现在来说,实际上我们客观地来谈人生的经历的问题的时候,就发现会很有问题。老人他们在经历的时候,其实我们作为年轻人,我们现在社会上的一切过程都经历了。我们虽然很小,改革开放,只要是你出生了,你就在经历。之后工业的发展,整个社会上农田生产责任制,你即使是没赶上当时分土地,但是家家在种土地你还是有感觉的,还是深入到其中了。

在我们生活的现实当中的责任啊,60后责任,70后责任,80后责任,90后责任,表面形态上面来看,好像分出了一些类别,但事实上没有什么区分。你一天一天地长大,一天一天地在接触这个社会,这个社会一天一天在向你靠拢,没有哪一件事情你会不经历。如果是一家黑店,你去买的方便面是假的,一个小孩子去买是假的,你是个老人去买也会是假的。如果是一个歹徒,他对别人进行袭击,周边的人有不良情绪,他打击周边,报复周边的人,你是小孩子他也报复,你是老人他也报复。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很多例子都是这样的,就是说,没有多少事情是因为自己这个的年龄段的原因,这个责任不来到你的头上。在爸爸妈妈面前,可能有一段时间,你这个学生时期啊,(父母)尽可能地像雨伞一样遮着你,挡着你,让你不经历这个社会上的风雨飘摇。可是眼看着你就要开始了,一切都会开始的。

我看啊,我们可能还得以这样的一种平等的心态来面对这一切,如果是遇事,没有什么607080后,没有什么708090后,人家经历的,你一样地经历。比如说,电脑是比较晚一点才发明的,所以我们8090后的同学对电脑的操作使用上可能熟悉一点。可是到电脑普及起来了以后,5060后的那些人,也都在学,不学是不行的。这不是同样的要被波及的人群吗?没有多少是独特的,是由我们来执掌的一个文化现象。大多数他们在经历的,我们也都在经历。也就是说,未来的社会会呈现一种多元,而且多元平衡,多元平等的状态。大人要经历的,你一样要去承担。因为社会马上到我们面前来的就是——你要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没有什么是可以回避的。

大家实际上各人从各个角度开始已经走上自己的生活岗位了。比如说考学,大学一考上了,就不是在家乡上学,到外地去,再从某一个外地又考到另外一个地方,大家现在在北京上学。这事实上,都已经不同程度地来接受了自己不同的角色。不光是上学的角色,以后的一切角色都要接受。因此,要提醒大家的就是,事无708090后的区别,大家是平等地要来受到影响,或者说,我们都要平等地去关照,去接受这一切。

第六个方面,就是关于接触社会以后的一些事件。我们有可能在交往的过程当中,遇到一些仁慈善良的人,得到别人的帮助。得到别人帮助的时候,心里会心生感恩,或者心理会觉得:哎呀,这个社会上好人特别多。好人特别多,你不能放松警惕,小偷和骗子有时候也会出来的。有时候,我们会在主持一个工作,或者说签署一个协议,签署一个合同等等,会遇到骗子,会遇到没有良心的人,或者买东西遇到欺骗你的商家。如果遇到了这些呢?那么你受一次欺骗,你是不是就要认为这个世界上都是坏人啊?

有一个心理上的要求,我们作为佛的弟子,要做到你有可能遭遇到一个好的经历,你仍然要保持对于社会上不良问题的警惕,这些常识要有。你如果遭遇到一个不良的经历,你被欺骗了,你也不能把大家一下子全部都打成骗子。你仍然要保持对于善意的一种敏感。别人如果是善意的,你还是要能觉察出来。你不能因为受了一次骗,然后你到了其他的善意的环境当中,你仍然保持麻木状态,(心想)反正你们都是骗子,自我封闭起来。这样,就是不良情绪。所以在未来的生活当中,不管你的经历是如何的,你仍然要更加客观地去面对生活当中的一切。你是被骗了,你也要客观地去面对别人的善意。你如果是得福了,中奖了,你也要比较客观地去面对社会上仍然还存在的某一部分的阴暗面,某一部分的不成熟的地方,或者说一部分人的不好的用心。那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比较全面地理解社会和人。

人是层次很多的一种生命载体,可能有人因为生活窘迫,或者是因为遇到个人的前程方面的大的困难,他开始走上歧途,开始变成一个坏人。但是变成了一个坏人的人,也不可能说他的佛性也是坏的,他的可以改造的那些余地也是彻底坏的。你还要做好另外一种心理准备,就是:坏人他很有可能又回到善良人群当中,他的心地又呈现出极其善良的那一面。你要做好去观察他这些层面的准备。如果是有口皆碑的人都在谈的好人,善良的人,你也要做他会有情绪和烦恼那一面的准备。否则,你对于人的了解,就是片面的,不是多层面的,不是多层次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那么我们一个巨大的社会肯定也是如此的。这样一来,你对于社会的情况和人群的情况就可以比较客观,而且即便是遭遇一定的善的或者是恶劣的经历,你也仍然保留有足够的心理空间,保留有足够的心理活性。不会被某一种现象给你的某一种价值观定格。

让我们很高远的理想,符合于你现在的、现实的行动的能力。或者说,从经典里头来说,《楞严经》所讲的就是“魂符合于魄”的这种关系。我们的人心,除了普通的情和想之外,在心里内在发挥作用的,分成“魂”和“魄”的两个部分。“魂”的部分,它是漂游在上方的,“魄”的部分是落实在我们的脚下的,落实在我们生命的足下的。如果是魂的力量充实,你的理想会很长远;如果魄的力量充实,你的执行能力会特别强。所以当你的执行能力很强的时候,就说,你这个人有魄力;如果你的梦想很多,很高远,但是执行能力不强,别人就说,你是有灵魂的人。

但是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魂和魄要平衡起来,是一定要平衡的。拿现代的话语来说,叫做理想和现实能力、执行能力。这个理想是可以很高远,但是你回到现实生活当中来的时候,它仍然还只是表现在一件接着一件的具体的小事上。理想越高远,你的执行能力应该越强,魂越强就魄越强,应该是这样的关系。如果是魂很长远,很高远,魄完全不能动,魄羸弱得一点执行能力都没有,那么你赶紧要调整,如果你一直都是想的多,愿望多,但是你做任何一件小事,都是伸了手指怕沾灰,都是这个状态,那完了。你可能觉得我是个大材料,是个大圣人,(实际上)你可能是个废物。怎么样会让你一个很好的人才能够变成一个作废的材料呢?就是理想和现实之间,你不能取得平衡。

这个平衡不是你有意的,它应该是这么来做,它不是相互之间如何去均衡的问题,它是一件,需要你这么来处理的一个关系,就是:你的理想,不管它有多么高远,你都不要挂在嘴巴上面说,你都不要一天到晚地都是渴想拳拳。理想再高远,你把它藏在心底;现实再困难,你向前推动一步再说。比如说,我一天可能做一个考试题目,只能够做完一个,但是没想到考试题目一下子来了三千道。你要是一个渴想拳拳的人,就想着:“哎呀,我这三千道,我是如何如何……”慢慢地去考虑,这一天呢,就是不解决一个。那像这样就不行,就要把这三千道题目的难度、高的压迫感化解掉,进行面对面地一件一件事情地解决。每天我仍然还是解决一个,我如果只能解决一个,就解决一个,不要天天去想着三千道的问题。三千道哪怕是再高远,我也先放下,不想那么多,先做一点点。你能够不空想那么多,每天都能够做一点点,你的理想和现实就均衡起来了,你就照顾到了。

这是第七个部分,跟大家来提示的我们的一个新的学年要开始了,你应该用这种态度。

再其次,第八个问题,你还需要的一个态度就是,你对于时光的紧迫感。

我相信大家内心里面都会有点紧迫感的。我们哪怕就是90后,但是回到自己的现实当中来说,你仍然会觉得:“哎呀,你看那些小朋友啊,他们还在上初中,上小学,他们多快乐,我新年没有两年,其实也跟他们是一样的。结果我现在情况就不同。我现在背负的折磨是不一样的。”爸爸妈妈就说:“你一定要快点找男朋友,找女朋友,然后找工作,赶紧工作吧!你就不要再上学了。”而且走到街上,别人的看法也会不一样,路人的看法也不同。路人一看到了天真烂漫的小同学、小学生的时候,大家都会给他们以照应的眼光,甚至于手里有点什么东西吃的,想要给他一点似的,就是有一种呵护感。我们走在街上,不一样了,那都是一种泾渭分明的,利益分明的关系:他既不会给我一点好,好像我也不可能给他带来一点好似的,就是这种感觉,彼此关系分明得很。所有的人都把我们当成成年人看,其实我们可能还是一颗童年的心。给我们的打击都是相当猛厉的,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一颗心还是很稚嫩的。

这个矛盾不好解决,你有很多的时候要提醒自己,要坚强起来,可是仍然抵挡不住现代社会千奇百怪的各种事件。你一接触就发现自己想退缩回来,假如说自己还是童年,还是少年时期多好啊,你就使劲回忆吧。用回忆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这是一个被动的方法。我们虽然珍惜光阴,但是你一定要考虑到,你的现实的情况,回到当下来。

你的现实的光阴该如何去珍惜?要是我的提倡,你们要珍惜光阴,趁着年轻的时候——你不是害怕年轻的光阴跑掉了吗?不愿意当中年人吗?你不愿意成为一个老者,你害怕自己变得老态龙钟,什么事都做不动了,那怎么办呢?你有年轻的时光正在经历着,你有这么多忧虑的时候,那你选择一个奉献的对象,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在自己对佛法的追求上。青春易逝,你把它献给佛法。这是保值的投资。因为你在这里,你奉献一点青春,你可以得到长生不死。全知、全能和不死是你的目标,不死亡是你的目标。你将来千岁万岁,别人不会说你是老狐狸精的,对吧?我没有死亡的痛苦,我有庞大的智慧,我有特别多的能力,我有这么大的圣者的果证,那我还怕什么时光流逝呢?时光易逝的那点恐惧感,那点紧张感,其实有一个可以让你得到圆满答复的目标啊!

佛法需要投资啊,各位同学!你不要把时光的这个投资全部都投在对于生死无益的一些事情上面去了。我们从上幼儿园就开始在投资,上这个班、那个班,爸爸妈妈是不会让你闲着的。就是因为害怕你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很多的人就提前把他伤害在起跑线上了。我这说得客气一点,网上说的是“因为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就提前把他搞死在起跑线上”。其实今天所有的起跑线我们都已经跑过来了,对吧?等到跑过来的时候,我们后来发现,除了青春不在了以外,好像没有多少特别的收获。你阳光了吗?你幸福了吗?你快乐了吗?这些好像都不复存在了似的,心里的压力一大堆。那怎么办呢?

重新做点投资。以前的那条路选得不明,那不是一条明路,换个方向投资嘛!为什么不可以换个方向投资啊?我们用一些精力,用一些时间,用一部分热情我们来建立一个信仰,有什么不好啊?在没有信仰的懵里懵懂的那种别扭着的、拧巴着的那种人生理想状态当中,我们把自己往前推动了二十余年啊!这不是个可惜的事吗?如果是我们从少年儿童的时候开始来参禅,很可能现在是一个,或者是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这个像《金刚经》里面所说的“或一果,或二果,或三果,或四果,或阿那含,或须陀洹,或斯陀含、阿罗汉果”,这都是有可能的啊!可是我们的童子功谁都不练,谁都不练啊,相当可惜。结果到了少年时期呢,爸爸妈妈也不会给我们一个信仰的空间,包括我们自己周边的生活空间里头,都没有这样的信息。等到你知道自己信仰也是一种人生的追求的时候,时光已经不再了。

你赶快地要反应过来,你再不反应过来做二次投资,你可能就进入中年了。你是中年人的时候再进入二次投资,腿也盘不动了,拜佛了趴下去爬不起来了,你打坐了腿疼了,打一次坐疼三天,你都不敢再盘,那你怎么再投资啊?你就用功都用不下去了,所有的功夫跟你缘分都不大。

所以我看啊,正是因为青春不再,赶紧做一次青春的信仰投资,把自己美好的人生光阴,我们用一点在自己的信仰上头。其实实在地讲,“朝闻道,夕死可矣”啊!

为什么我们现在对于人生的问题如此之多的困惑?为什么对于普通的一个事业、一个前程我们就觉得如此的举步维艰呢?那么多的社会关系我们处理不好,那么多的自己的价值选择我们都拿不定主意。这么多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实在是浪费得太多了。假如说及早一点我们能够一步跨入三宝之门的话,我们早就有更多的选择智慧。即使不是一个修行的大家,至少我们现在这个人生路线都会踏实。说实话到二十多岁的年纪来重新来选路,这实际上已经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啊!童子功的这个基础打得已经太晚了,不容我们再进行浪费了。不要再浪费啊!要趁着年轻的时候,赶紧来给自己打基础。

修行的事,你千万不要让自己进入四五十了,你再来开始。“赵州八十犹行脚”,这是个事实。可是赵州禅师他是特别年轻就在修行的。他因为童子功打得早,所以到了八十才能走得动。如果是我们的底子打不好,你到八十再行脚,八十已经行不成了。快点把架子拉下来,快一点走马上任做佛子。不要再浪费了,没有多少是你能浪费得起的。我们的浪费是相当残酷的。

第九个问题,我们谈谈浪费的事。

一个浪费呢,知识方面的浪费,比如我们要建立一个信仰,我们不一定说要有那么精确的佛法的法义的那些考察。这个词在中国是什么意思,在印度是什么意思,在巴利语系是什么意思,在南传佛教什么意思,在藏传佛教里面是什么意思?如果对于这个词所要求的就是那么一份信心,你信心有了就可以了。那你还做那么多的周旋,这不是多余的吗?

在知识和信仰之间,信仰的建立它只需要基本的知识结构就可以。但是很有可能,我们建立了庞大的知识体系,却让自己毫无信心、毫无信仰,距离信仰十万八千里。那这样的知识有可能就是越靠近佛法越毒害你的信仰。因为你觉得,我自己的这个知识好象了解了信仰里面的核心要素似的。但事实上它没有服务于你的信心的时候,它一点一点地在蚕食你的信心,让你的信心不光是现在建立不起来,让你一辈子、终身不得建立。这种情况下,这个知识要它何用?

知识也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对于生命都是有价值的。所以龙树菩萨当年就谈,在“信”和知识的“知”这两者之间,它要能够维系着一种平衡才好。怎么样的平衡呢?就是知识虽然在进行建立,但是它不是伤害信心的。信心是同步的,也在并举的。这种平衡的状态就是较为理想的。

假如说,知识不断地在进步,信心不断地在减退,那这个时候的知识的建立你就要考虑它的危险性。甚至于很多知识,它是进入到信仰阵地上来,把信仰的义勇军一个一个残杀掉了,把这个阵地给占了,用知识来驾驭信心的阵地。比如说因为我有知识了,所以我没有“信”也不要紧。最后弄成了什么呢?对于信仰这个问题的考察是非外行不行,只有我们这些有知识的人才能驾驭。那就完了,这就成了个废人了。

这是一方面的浪费。再一个方面的浪费就是,我们对于人生理想的选择,是不是文化知识越多,我们的信心,我们的信念、自信就越是能够武装得起来?也不一定的。如果你的价值体系在知识的相互之间的摩擦当中发生了分叉,发生了胶着状态,你刚刚认为这个知识是有用的,结果你认为其他的会更有用。你获得了一个更有用的,把先前能够支持你理想的这些知识,你贬低了它的价值。那这样一来呢,你以后的知识越多,你的价值观可能就会越模糊,还不如最初你的那份简单呢。

所以有很多人是因为出发得太久就忘记为什么出发了。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一定要及时地来检点自己,或许我最初的那一份初心比未来、比后来来积淀起来的这么多的发心都要重要得多。所以在佛经当中的“五个不”的时候我们谈到《华严经》里面佛所提出来的“不忘初心”,就是这个原因。我们有时候对于佛法的最初的那一念发心,它没有经过任何修饰,相反还显得宝贵。在那份初心上面,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是非概念,没有那么多的在佛法信仰上的选择。没有那么多选择,他很天真,他充满敬畏之心的时候,那个心却让自己很安全地把信仰的航程向前推动。结果在自己通过了很多检点,好像获得了很多常识,获得了相当多先进的、再先进、再先进的了解和知识了以后,然后最先的那一份敬畏被打失了。

在这个方面,我们不得不提一提日本的文化。在日本的文化里,几乎全社会,大家都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共识:你对于信仰,对于你的人生问题是抱着一份敬畏之心的时候,这份敬畏之心谁都不会来动你的。谁都不会轻易地来打击你这份敬畏之心,因为他们都觉得你不管是从终极的的情况也好,从初级的情况也好,这份敬畏之心都是最宝贵的东西。你自己也知道维护,大家也知道帮助你来维护。而如果是说,来残酷进行打击的这种方式,就会被别人耻笑。而我们现在的信仰环境,有很多时候是反过来的,我们具备的一种对于信仰的严肃和敬畏之心是常常被人耻笑的。有时候,就是懂得几个词汇的,或者是懂得一点点佛经里面的经典翻译、解释等等的这些词汇的人,常常会耻笑别人最原始的、最初发的心。这实际上就本末倒置了。本来中国目前的文化结构是一个缺乏信仰的状态,绝大对数人是没有信仰的,即使是有信仰,因为周边的环境没有信仰,这个信仰维护得奄奄一息。

在这个状态下面,在没有信仰的大环境里面,现在的知识分子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用刚刚掌握的那点知识赶快地谋杀信仰。本来就没有信仰,然后还要去谋杀信仰,谋杀者本人当然是更不会有信仰。第一个,知识帮助我没有信仰;第二个,环境帮助我没有信仰;第三个,理想帮助我也没有信仰,彻底地是没有信仰的人。这是十分恐怖的一个状态。这当然也是一种浪费,这就是用知识去浪费信仰的浪费。各位在现在年轻的时候越发地不能够经受这种浪费。哪里经历得起啊?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才维护、维系起来的这么一点点的信仰财富,唯一的一点点的“碎黄金”,把它一下子扔到粪土里去了,这就太可惜!当然浪费的形式还有很多,我们现在最不能容许的就是自己的信心,自己的这点信仰被摧残的浪费,这是最可惜的。

新的学年学习又要开始了,对于大家来说,所面临的不一定都是好消息。也许你一进入到了非佛法的课堂上,你的学习就是在谋杀你信仰的。或者说,某老师、某教授的一言一句一下子就能把你的信仰斩杀得“五马分尸”。但你要知道维护,是一定要知道维护的。要知道轻重,什么是应该去保护它的,什么是应该去轻视它的。在信仰和常识的面前,如果是自己的这一份正信不受摧残,那么你的保护就相当于保护了一切。

信仰的建立是你对自己生命自信的起点。你如果自己是没有信仰建立的,你想得到什么样的自信,那基本上都是虚张声势。人的所有的自信都是因为自己有一个信仰的建立。你如果是说自信建立起来了,你对于这个社会建立起客观的认识,开始信任这个社会,信任同学,信任朋友,信任社会机制,信任我们这个时代,这些信任才能够产生。所以信仰来决定你有没有自信,自信决定你有没有对他人的信任。对于他人的信任来决定你有没有对于整个生命,对于整个你自己的价值观的信心。这是外在的一种信心,所以是由内在的信心决定外在的信心。这两种信心如果都存在,你就有资格去支配阳光,支配你的空气,支配你的快乐,支配你的生活。如果这个信心没有,你即便是把自己的生活支撑起来了,也是十分得奄奄一息的,十分得微弱,十分脆弱,受不得半点打击。只要被人骗一次,你就会说全世界都是骗子;只要突然得到一点恩惠,你就觉得,啊?难道说全世界都是好人?

维护信心,这是在我们的整个学年当中应该争取做到的事。我们现在的人生光阴啊来之不易,极早地做二次投入。先前做的投入不一定可靠,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买基金,买股票,杨百万进去了,杨白劳出来了。西装革履进去了,破衣烂衫地就出来了。有些投资啊,投资得很冤,那就赶紧做二次投资。目前我们信仰方面投资的空间余地还很大。有人谈,股票市场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人投入的股票,从投入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是没有回报过的。可是如果是说一直你都没有回报过,你还不收手?你这会愚痴到什么程度了?我们的生命过程也是如此的。如果你一直没有回报过,你还孜孜以求,孜孜不倦地还在往里边投,就不知好歹嘛,不知道进退。要做收手的准备,否则啊,打官司都没有地方打。哪里有地方打?是说打官司叫什么?叫作“窦娥进去了,疯子出来了”。不要做这样的事。

我们就谈到这里。新学期的学习就要开始了,要用阳光和充满信心的心理准备来投入新一轮的学习。这个学习呢,如果是有毁坏信心的学习,那你要知道维护;如果有帮助信心的学习,你赶紧要追随。就说到这里。


              (摘自新浪博客《中观讲习班》,那是一座思想宝库,建议光顾。)

  评论这张
 
阅读(22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