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莫干山会议-----改革那些事儿之二  

2012-05-15 14: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乱之后、人心思变,但中国究竟向何处去?别说学生们,中央领导同样心里没数,在这种背景下,“黑猫白猫”和“摸着石头过河”能够大行其道,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金观涛主编了一家《中青年论坛》,第一次按自己的思想写学术文章,这在当时影响极大,各地也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好多自编自印的出版刊物。

 

   当时,《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和《经济学周报》等媒体积极鼓励这些青年人,不仅及时报道,还给个几百元的赞助,这都是史无前例的。报道使青年们有了正面形象,得到官方的关注、百姓的支持,丁望等报人实在是功不可没。北京的大型聚会搞不成了,可外地的热情刚刚起来,如建党之初,大家开始四处串联。

 

   去南开大学讲学的京津火车上,黄江南、朱嘉明和张钢一路神侃,琢磨着让全国的青年研究机构,能有一个交流互动的机会。回京后说干就干,他们将这个“神仙会”命名为“中青年经济工作者学术讨论会”,然后找场地、拉赞助、举办征文评选活动等,凑巧的是,浙江经济研究中心刘佑成副主任得知此事,主动提供会议地点。

 

   1984年9月3日至10日,会议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召开,筹备组从1300篇论文中,确定了会议代表124人,讨论分为7个专题小组:宏观组、企业组、开放组、金融组、流通组、农村组等。开会方式叫挂牌讨论:提议人到大会秘书处申请,议题挂出后,所有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参与讨论。

 

   八十年代初,农村搞承包制,企业是厂长负责制,改革遵循利益原则,金融和流通也缺乏些讨论热点,唯独宏观组的价格改革格外吸引眼球。由于基础工业价格太低,加工工业品价格太高,工业结构严重失调。小调,解决不了问题;大调,经济承受不了。张劲夫代表国务院就在山下等结果,赵的秘书李湘鲁及孔丹也在会上。

  

  会上有两派:吴敬琏老师的弟子们李剑阁、楼继伟、马凯等“价格改革派”,主张“调”;另外一帮人,主张“放”,双方吵得最厉害的是田源和张维迎。社科院研究生院八二级的华生、何家成和高粱都在宏观组,带着问题回到宿舍,与张少杰、蒋跃他们反复讨论,提出了所谓的“价格双轨制”,即:

   “从一物两价的现实出发,因势利导:先放后调、边放边调、调放结合,实现价格改革的平稳过渡。”

 

  华生等人做了分工后,向秘书处申请了挂牌,当晚就激起了火花,五十多人参加,从晚饭后一直吵到了半夜,越吵越觉得有戏。黄江南和体改委的处长徐景安下山做了汇报,在最终形成的七份报告中,徐执笔了《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得到了赵Z阳等领导人认可,妥协折中的“价格双轨制”顷刻间名噪一时。

 

   20111126日,第四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授予了以华生研究组、田源、张维迎为主要贡献人的“价格双轨制理论”。围绕获奖的争论却此起彼伏,从张维迎的独揽其功到华生的强烈辩白,直到2012年1月19日《香港商报》的徐景安答记者问。其实,“价格双轨制”为一时之策而已,远远未到获诺奖的程度,更多是那个特定时代客观要求的缩影。我亲口请教过黄江南师兄及张少杰师兄,张师兄说:

 

                “当时,那里顾得上想什么名与利啊!只是我们太想改变这个世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