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而已汤  

2012-12-14 14: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辽南的一个小县城出生的,由于是长子长孙,很得家族宠爱,童年基本上跟着奶奶在老家的小渔村度过。村子叫望海寨,东边是棺材山、浦鸽山,北边是大岭、小岭,西边是渤海,南边是南大河,在这块山岭海河围抱之下的风水宝地上,生活着四五百户闯关东来的农民。

 

   在人民公社那会儿,望海寨分农业渔业两个村子,村里有三大姓:滕、裴、赵。滕氏传自明末,这儿的老祖宗叫滕冲霄,在后山占了好大一片茔地,后人靠山而居,以养植果树为生;赵家打渔为业,男人下海、女人补网,一年主要忙于春捕秋捞;裴姓夹在中间,主业种植,如高粱、玉米、大豆、红薯等。看似有区别,其实都差不多,家家鸡满院子飞、猪各屋里串,狗叫之声此起彼伏。

 

   那里还同姓禁婚,几百年下来,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像我这种城里小孩,跟奶奶串一趟门儿,基本就晕了:七十岁老头管我叫叔,而那个鼻涕孩子却是我的爷爷辈儿。比如说“大爷”这个词,有三种不同的发音,分别代表了三个辈分:爷爷的哥哥;父亲的哥哥;同辈的哥哥。

 

   在这种耕读制度里,接待客人是各家各户的头等大事,尤其是年前杀一口猪,请亲朋好友上屋下屋坐满,大碗酒大块肉地招呼,那种纯真地快乐是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的。男人们坐在暖暖的炕上,大声地谈论着取笑着,不是聊天,而是喊,是大声地洋溢地那种声音。个别也有相对文明的,肯定是请到干部了,男女主人陪着笑,干部们也祝福着,间或承诺些什么,这种场合都觉得理所应当。

 

   女人们都在厨房忙活,烧火的、炒菜的、打下手的,手脚忙着、嘴也不闲着,家长里短地唠,同爷们一样,脏话糙话是免不了的,骂天骂地骂人,但不准当众骂家里老人,抱怨是可以的。孩子们四处乱跑,中心是围着厨房,妇女不时给他们塞点肉,笑骂着赶走了。

 

   做东家的老人居中而坐,殷勤地让着客人,时而提醒媳妇们加菜,因为按农村规矩,菜盘子不能见底儿,那样既失礼,又不吉利,所以每种菜都要准备一大盆,剩下的菜可以送人,也能自家享用。老一辈还要会聊天,讲一些满清民国的陈年旧事,引得众人侧耳倾听。我呆的久了,听得多了,对那个“而已汤”的故事耳熟能详,至今难以忘怀。

 

   旧时候,村里没有学校,殷实之家凑钱请教书先生开私塾,一般采取年聘用制,学生分几个年级,总人数几十或上百不等。先生平日里不开伙,早晨中午凑付一下,每天晚上到学生家轮流吃饭。西头赵老杆的独生子柱子脑子一般,但极努力,家里颇有期许。

 

   有一年夏天,柱子中午飞跑回家,说同学家有事,先生临时改在他家了。母亲很犯难,叫儿子去问问先生想吃什么。先生常熟人,知道穷人家里的难处,只说了句:“青菜豆腐而已。”柱子他娘听后,想了好一会儿,说道:“青菜,院子里现成的;豆腐去赊一块;这而已是什么呢?”便打发孩子去问他爹。

 

   赵老杆是个臭棋篓子,下起棋来不管不顾。那天本来去打工,结果见着下象棋就挪不动步了,先是支招,没多一会儿就坐下了。正输多赢少呢,见柱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冲着他就喊:“我妈问你,什么叫而已?”老赶一时没转过脑筋,顾不上多问,挥手说:“去、去,去你妈个逼!”孩子走了,棋也输了,哄笑之中,他一边争辩、一边起身到外地帮工去了。

 

   柱子娘听了儿子的转述,感觉很为难,又不好与人商量,思忖再三,才有了主意。到了晚餐,她请私塾先生炕上坐好,把菜一一端来摆好,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不好意思地说:“先生啊,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按照你说的,青菜是新摘的、豆腐是刚买的,鸡蛋是借老裴家的。就是你要的那个而已吧,俺还得给娃他爹留着,只好呢,给你做了个而已汤。”

  评论这张
 
阅读(19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