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却信军阀有无边  

2012-11-20 10:4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念书时有个球队,踢完球偶尔打打牙祭,有次喝得很高兴,俩同学发生了争执,原因是各自的祖上在北洋中谁更厉害?说的就是吴佩孚与张学良。吵得有些烦了,经济系老大哥一拍桌子:“这有什么好争的,俩个都是坏军阀。”哥几个一哄而罢,留下的问题却远非那么简单。吴佩孚可是北洋军阀中经历最为奇特的一个。

 

    吴佩孚1874年生于山东蓬莱,读过私塾,少年与寡母相依为命。22岁考上秀才,次年因得罪家乡的豪绅被革除功名,为逃避通缉,远走北京靠算命为生。后来当了北洋的兵,考入陆军学堂测绘科,毕业后派到东北当间谍,在日俄战争期间为日军搞情报,口头语是“慢慢想想看”,深受敬重,绰号“吴小鬼”。

 

    直系打败皖系后,吴佩孚成了中国威孚上将军,驻守的洛阳每天可以收到两大筐名片。他模仿三国庞统,一边待客、一边批文发落,平白泄露了好多机密。晚餐要吃好几个小时,谈古论今,有时还引吭高歌,称之为“会食”。吴注重兵将的道德教育,有所守者:忠孝节义;有所戒者:酒色财气烟赌。

 

    吴喜欢占卜之学,某日占得“不速之客三人至。”结果只来了俩人,副官怕他扫兴,临时拉了一位凑数。打仗时,早晨六点起来看云彩,根据云的方向,判断敌军运动。某次,老友请他算算满洲国的命运,吴占了卦辞:枯杨生华、老妇适夫。然后“兑为泽、巽为风'地说半天,见那人还不明白,索性言道:

    “满族人找日本人做靠山,好比老妇嫁了个小老公,能长得了吗?”

 

    直奉两次大战打得地动山摇,日军的态度很关键,吴的谋士分析:“英美是绅士派,最多袖手旁观;日本则是流氓,怎么有利、怎么插手。”吴佩孚一生最恨背叛的冯玉祥,为此不惜与奉系联手,出师前大摆香案,对张学良说:“今天的黄纸烧得这么旺,看来一定可以收拾他。”

 

    吴佩孚一生不贪财、不好色、不纳妾、不嫖娼,只有发妻张佩兰,这在军阀中是绝无仅有的。饮食起居都很简单,吃的是面食、米饭,每餐只喝少许黄酒,尤其不向外国人低头。日本人、英美人、俄国人都前后递过橄榄枝,均被断然拒绝。1939年12月4日,他吃饺子伤了牙龈,而被日本牙医借机害死。

 

    接见通晓文学的客人时,吴大帅喜欢赠送他的《蓬莱诗草》,晚年诗作尤多。1931年在成都昭觉寺,吴穿上袈裟,还赋诗曰:“英雄不避杀身凶,何况空门老梵宫。偏有情丝难遽断,双行血泪洒秋风。”知识界认为军阀历史进步的最大障碍,他说:“军不成阀、何以称尊,不尊何以治人治家治国平天下?”并口占一绝:

 

                                豪气清澄照九天,春夏秋冬情怡然。

                             敢云色相曾参透,却信军阀有无边。 

 

  评论这张
 
阅读(18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