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一切都是谁的错  

2011-09-22 10:4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初,我应邀去了一趟大连,那里有一村落十分富裕,人均年收入3万多元,正面临拆迁的问题。那儿的村委会很有头脑,请北京专家来做咨询。同去的朋友也真给力,分析得头头是道,同时介绍了江南的经验:一是要求10%以上的变性土地;二是坚持按区片经济来计算补偿。那里三面环海,几年后将成为东北的一颗旅游明珠。

 

   办完事,我没敢惊动忙得不亦乐乎的好兄弟们,悄然地在老家呆了两天,父母大人对此甚为满意。然后,由一位当年老八队的老弟开车陪着,直接去了沈阳,去听觉真法师在辽宁大学商学院的讲座。一路上,哥俩聊起往事,一边乐着、一边不胜唏嘘,他现在拥有了两艘船搞运输,眼光手段早非是吴下阿蒙了,我真为之高兴。

 

   沈阳的田师兄包了好大的一个厅,安排了两大桌为师父接风。客人们对佛教师父很尊重,但显然所知较少,在规矩上就没有居士们那么严谨了。商学院唐院长是我同届同学,问我怎么来了?我说,这样的机会是不容错过的。请过安以后,我告诉师父网上有一种说法:五十岁以上男人最喜欢读他的书。老人家愉快地笑了。

 

   讲座在辽大研究生楼举行,主要针对EMBA班的同学,但居士们也不少,光大连就有十几位。觉真法师上午讲的是《禅与心灵世界》,我是第三次听了,但仍然入心入肺,老人家不仅水平高,口才也好啊,牢牢地把控着课堂的气氛!说实在的,能把唯识与西方心理学串连在一起,讲得如此清晰明白,现今恐怕只有他一人了。

 

   正传神之时,忽然想起了手机铃声,显得那么刺耳而不和谐,不少人皱着眉扭头看去,师父却悄然加了一句:“没关系,我没听到。”然后,用正在讲的根、尘、识应机说法:根不动、尘不起,控制了自己念头的人才是真正自在的人,世界的复杂、社会的复杂、人的复杂,都源自于内心的复杂,也就是念头的复杂。

 

    师父还讲了一件往事。当年,他跟他的师父茗山长老去深圳弘法寺,那儿的当家师很年轻,弘法之后,陪同他们去大梅沙消闲。那是一处高档会所,不少年轻女人走来走去,有的还穿着比基尼游泳,当家师有些“调皮”,问长老看到了什么没有?长老依旧是波澜不惊,轻轻地反问:“你看到什么了?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下午讲的是“国学与文化中国人”,精妙之处比比皆是,实在是精彩极了。比如“儒”字,分会意、形声两解,是指在雨中立在屋檐下的人,引意为做好了道德准备与知识准备,这是一种善于等待的人,不仅自己能准备、还能帮别人准备,也就是“师者”。法师说,每个老板也是员工的老师,以身作则才是最重要的。

 

    师父在结束时,讲了“鼻头着粪”和“盲人问色”两个故事,告诉大家要去除人生两大障碍:我执、法执,人生的全部学问就是一种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过程。整整一天,近八十岁的法师一直站立讲课,而我们坐着倚着,看到他神采奕奕的样子,我的眼睛有些潮湿。在招待宴会上,法师告诉大家要尊重服务员,他说:

 

 “你坐着、他站着;

   你说着、他听着;

   你吃着、他看着;

       你喊着、他跑着···

 

   他还承当着: 一切都是我的错。”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