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要修行啊!-----青海湖禅修记之七  

2011-09-02 10:4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禅修营的最后一天,上午师父们将要考功,搞得每个人都紧张兮兮的。早餐过后,场地组已将帐篷内收拾的整整齐齐,大家依次坐好,然后又是两次坐禅、一次行禅,法师们面陈若水,看来是把寺院的祖宗规矩拿出来了。我心里想:到底是选佛场啊!生死大事岂可当做儿戏呢。

 

    当年在云居山,有一位僧人没有开悟,被全身用铁链子捆住,沉到山下的湖里,刚一露头,就被竹竿子摁进水里,如此三番五次,他忽然大叫:“尼姑是女的!”岸上某老法师点头道:“悟了。”于是才放上来。明贤法师说,悟了即为落堂,未悟可以离去、明年再来,但绝不能胡说八道,以免沉到青海湖底。

 

    明贤法师抽身出帐,仁净法师连问了几人,竟是无人敢开口,寂静之中,突然一位女学员谈起了学习体会及临别赠言,遭到了当场制止。我心中暗自幸运,本来也准备了几句话:孤魂无所住、野鬼有故人;决定青海湖,增上下弦月;泥牛入海有形迹等等。不过,入定尚未可定,出定的开悟就不用奢望了。

 

    下午又是普茶,师父讲了自己的真实故事。很小就自行打坐,一坐就是一整夜,有时坐七天,求小伙伴来送吃的。同级不到二百人,有九十人跟他学打坐,把校长都惊着了。明贤法师十九岁出家云居山,见到一诚老和尚,上前就是一首偈颂,不料老和尚眼皮都没抬,只是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闷闷说了一句:“要修行啊!”

 

    几经推脱,茶会让我来主持,我的开场白是这样的:我很羡慕年轻的营员,哪怕没接触过佛学,也无非是零,而我却是负数,以前学的杂七杂八,清理起来很困难。念了几年佛,算是入了门;跟法师在北大学了三年多中观,坐了六年,算是登堂吧;期盼着同赵彤远等北大学员一样,领受一些法师的密意,争取入室。

 

    仁净师今儿格外活跃,接连提出了好几个问题,开始明贤法师让天承师兄回答,大家就笑,因为昨晚同样的情形,问题说了几分钟,可回答更绕,把提问的女学员给讲蒙了,就差一句:“悟空,你明白了吗?”等到法师们交流起来,我们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修行的层次究竟不同啊!学员们后来的提问也都围绕着参话头。

 

    中午我们移植了八棵树,小院子顿时生动了起来。晚上,州里为了答谢明贤法师,派歌舞团来演出,院子里点起了好大的一堆篝火,年轻人唱着跳着,快乐的情绪高过了烈火的温度。我带着夏季星空图和张居,一一辨认着漫天星斗,牛郎星、织女星、仙后座、天津四、天蝎座、北极星、北斗七星、南斗六星......

 

    闭幕式前,学员们一遍遍地唱着《扫地歌》、《快皈依佛陀座下》及《和风东来》,分别在即,大家唱得格外用情。开始,只是几位营长讲了讲,师父说大部队明天五点半就出发了,索性别睡了,每个人都说说吧。这是一次难得的直抒胸臆,尤其是初学的“五分之一”扯起来无边无际。天快亮了,我看到了三颗流星,暗自发愿:

 

      “明年,我一定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