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冒出来的  

2011-04-07 10:4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年代初,教育部外事处找范曾,说杨振宁教授喜欢他的画。后来杨亲自去崇文门的范曾家里,结果一见面,就被相互的坦率、睿智所感染,预伏着某种永结同好的君子情怀。临别时,范曾请杨先生在一张大纸上签字留念,杨想了一下,工工整整地写了一行小小的字:我很爱范曾先生的画,杨振宁。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奇妙的,范曾对李政道却天生的不感冒,尤其是“科学与艺术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的提法,简直是不伦不类。李政道举出了杜甫“细推物理”、屈原“南北顺椭”等诗句,认为其中大有科学发现,在政府支持之下,一批“深刻”的画作应运而生,连李可染也画了根混乱驳杂的纠缠的线,题名为“弦”。

 

    范曾的想法得到另一大腕陈省身的支持,两人在南开摆下擂台,搞了个谈美讲座。陈把数学讲成至美的境域,一个个数字变成奇妙的精灵,范则认为科学重理性、艺术在感悟,是两片不同的水域,一币两面的说法很容易为后现代主义鸣锣开道,动摇民族精神。既毕,某学生问:“你相信上帝的存在吗?”陈省身一笑而答:

                              “这也是我想向你提的问题。”

冒出来的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陈省身是现代数学的里程碑,创建了三大数学研究所,南开为其执教五十搞了个庆典,结果群贤毕至。忘年交范曾陪坐主席台,正为“纤维丛”求教杨乐,忽然听到点名发言,赶紧走向话筒:“谁的数学最好是不用再说了,你们也肯定知道今天会场上,谁的数学最差。”听他自嘲,全场已是哄堂大笑。 紧接着,范曾问:“我要问的是,什么是数学?”气氛活跃后,顿时又期待起来。

 

    他说:“数学看不见摸不着,却无所不在、无所不包。没有数的奇绝构成,天地不是道家的混沌、便是佛学的空白。”掌声雷鸣般响起,陈自己已是笑得前仰后合。范继续抖他的天津包袱:“陈先生到底哪里伟大?我问他们,却告诉我不懂别问。啊!我只有举头望明月,我不懂、但可以仰望,我不懂陈省身、但可以仰望大师!”

 

    大师者,行业之尊也。范曾认为应具备三条件:智、慧、灵。除了后天努力、先天根性,悟性是必不可少的,就像阿基米德浴室的澡盆、牛顿面前掉落的苹果、帕格尼尼的琴弦。任何学问都不可能是一马平川的,必须能够享受那种劳动中的快乐,恰如佛家说的:“以逆境为园林。”

 

    七十五岁生日那天,陈省身只请了南开校园的叶嘉莹、范曾小庆。到了妙处,三人联句成诗,陈脱口而出:“百年已过四之三。”范曾乐得笑他不忘数学,叶先生却说宋人早有“问向前又有几多春——三之一”的句子,算是以分数入诗。陈省身一直坚持早晨四点起床,并解一道数学难题,他给天津少年宫题词:

                                  “数学很好玩!”

 

    九十三岁离开之前,陈老连遇三喜:以陈省身命名一颗小行星;一百万美元的邵逸夫奖;范曾为他和杨振宁创作的丈二大画。钱肯定是全部捐了,但在凯悦饭店执意买单时,自己却算不清帐,范曾笑道:大数学家靠的是逻辑、而非算术。记得有一次,某记者逼着问陈省身“大师是怎么出现的?”范曾听着不爽,在一旁接口:

                                      

                                       “冒出来的!”

 

冒出来的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