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四大绿  

2010-07-05 10: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是满洲人的老窝,一直像眼睛一样被守护着,孝庄皇太后当年率十万马车直赴北京,立下的一条重要方略就是:守好太祖太宗的陵园,不行就回来。直到鸦片战争之后,吃不上饭的关内人潮水般地涌到那里,这就是著名的“闯关东”,当时东北绝对是原生态,俗语说:“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如果说俄国人看重旅顺口的战略地位,小日本则贪图广阔的自然资源,不到半个世纪,整个东北就变得物是人非。我曾在一部小说里读到,日本人分享胜利果实的快乐情景。建国后,草原、山林、沼泽统统被开垦,生产了粮食、也毁坏了生态。我小时候常见到狐狸、野鸡甚至狼,如今连野兔子都成稀客了。

 

    冬天很漫长,东北人习惯于炕头文化,吃得少、说得多,男男女女说说笑笑地打闹,打发无聊的时光。那时的娱乐很单调,偶尔放一场电影,过年时会有秧歌队和样板戏,而驴皮影和二人转大多被当做四旧,一般不登大雅之堂,不过那些段子却在民间广泛流传,其实东北知名的老二人转演员,都是在这种情况下长大的。

 

    这种文化的精髓之一是“四大”,即四大黑、四大白、四大红、四大忽悠什么的,我曾经写过一篇博客,但被抱歉地和谐了,因为四大就像三句半,那半句必须有劲儿而且带色。最近网上又搜了搜,发现更多的四大已经出笼,虽然不够原汁原味,但足够一些人兴起某些岁月的回忆。

 

  • 四大绿:青草地 西瓜皮 王八盖子 邮电局

  • 四大白:头场雪 精粉面 新摘的棉花 剥皮鸡蛋

  • 四大红:剪彩的布 花轿的蓬 新娘子的盖头 输血瓶(关公脸 结婚证醉鬼的眼睛 猴子的腚)

  • 四大黑:包文正 呼延庆 三十下晚 无底洞(大烟枪 染黑的缸 猪八戒的老脸 屎壳郎)
  • 四大旧:供销社 破烂货 被踹的女人 老嫖客

  • 四大稀:小米粥 绿豆浆 苞米面糊度 王八汤


  •  

  • 四大忙:狼叼猪 狗咬羊 孩子掉井 找茅房

  • 四大小:金刚钻 绣花针 虮子的脸皮 跳蚤的心

  • 四大长:高压线 老河套 万里长城 火车道

  • 四大宽:铺着地 盖着天 海里洗澡 枕着山

  • 四大破:扔掉的包子 烂番茄 济公的扇子 大破鞋
  • 四大损:骂哑巴人 踢寡妇门 踹瘸子大腿 挖祖坟

  • 四大硬:门洞风 野猪鬃 醉鬼的舌头 老山东
  • 四大毛:夜大文凭 大街广告 技术职称 大盖帽
  • 四大脏: 点钞的手 褪猪的水 厕所里的大蛆 骂人的嘴
  • 四大累:和大泥 甩大坯 生孩子 打溜须
  • 四大别去:挖菜窖 蹲小号 带绿帽子 写材料
  • 四大摆活:导游小姐 刘兰芳 婚礼司仪 传销商

  • 四大没脸:喝酒的嘴 跳舞的腿 耍钱的爪子 大烟鬼
  • 四大怪:幼儿园里唱恩爱 小伙娶个老太太 作家出书自己买 掏钱先解裤腰带
  • 四大香:头茬苜蓿 二淋子醋 姑娘舌头 老蜡肉
  • 四大惹不起:喝酒不吃菜 光膀子扎领带 乳方露在衣服外 自行车骑到八十迈
  • 四大蔫:霜打的草 入笼的鸟 撒了气的皮球 死腌豆角

  • 四大臭:倒嘎石罐 掏毛楼 屎克朗放屁 中国足球

 

    九十年代初期,有位老兄管理一家很大的国有企业,我劝他别再电梯里抽烟,他一笑说道:“不让我抽,还在这当什么总经理。”他把公司的车全换成绿色,当地人就编排说:“青草地、西瓜皮、某某公司、邮电局。”得,把王八盖子给顶了。另一位老兄则带着他的中学女同学来聚会,面对着大家的起哄架殃子,神叨叨地说:

 

“小姐太贵、情人太累,还是咱们老同学在一起最实惠!”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