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老马这家伙  

2010-06-21 18: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皇马被巴萨打得满地找牙,但弗洛伦蒂诺一上台就买了C罗、卡卡,立马成了足球新闻的焦点;今年穆里尼奥用国米的三冠王,将足球变成了一个人的战争,可马拉多纳一亮相,全世界都围着上帝的那只手转悠。老穆的成功秘诀是制造各种新闻,老马根本用不着,他本身就是一个新闻发布中心。

 

    可能和个性有关,我喜欢的球星都挺另类,比如网球的阿加西、拳击的泰森、相扑的贵花田、围棋的武宫正树,但真正肯做粉丝的只有一个——马拉多纳。最初我钟情于他的是一个小故事:海关人员故意不放他过去,他拿出一颗橘子,用肩、头、膝反复地颠来颠去,橘子竟然没坏。普拉蒂尼为此曾说:

“我能用一个足球做到的,马拉多纳用一个桔子就能做到。”

 

    我和聂卫平曾是好朋友,原因并非围棋,他让九子也照样赢我,喝清酒也不是主要的,其中的缘由是一种情结:老聂是我们那代人心里的英雄!老马也是一样,正因为当年的马岛战争背景,“上帝之手”才不是闹剧、而是剧情高潮。所以阿根廷人才舍得给他这次机会,对世界杯来说,马拉多纳的出现就是成功!

 

    86年看球那会儿,拥挤的小房间分为两派:以我为首的马派、以老周为首的普派。一帮学者们坚挺普拉蒂尼的学院派打法,而我们这伙踢球的只喜欢马拉多纳的大哥范儿。那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一个月,老马横扫千军如卷席,一次次如大树般被伐倒,一次次如旗帜般挺立,还不忘问许丁茂:“您这是玩跆拳道吧?”

 

老马这家伙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94年的世界杯,饱受吸毒、私生子等新闻困扰的老马,在打进一球后疯狂怒吼的样子:那张大的嘴好像能塞进一只足球。同样历经八年沧桑的我,在那一刻也几乎狮子般吼起来:成功并不主要,但必须做得像个爷们儿!正如老马自己宣称的那样:我宁愿被人讨厌,也不愿被人可怜!

 

    老马胳膊上的刺青是切·格瓦拉,他喜欢这种为了自由肯献出生命的叛逆者。他最大的知己是古巴的卡斯特罗,很多人对这件事感到很迷惑,其实没有什么奇怪的,卡斯特罗一辈子遭受了上百次暗杀而不死,马拉多纳遇到的又岂止上千次的暗算,相信他俩既可以同榻相谈几昼夜,也能默然无语地呆上几个月,那是种心的契合。

 

    如果没有老马,本届世界杯我不会熬夜;因为有了老马,真正的球迷才产生了本能的激情。阿根廷队本届走不过1986年,因为撕云的闪电梅西比不了裂空的狂雷老马。他们其实算不上什么艺术足球,有点像周星驰搞的那只少林足球,不一定赢到底,但肯定过瘾。找了一些老马的零散语录,供马迷们温习:  

 

  • 谁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我妈妈说是我,你应该永远相信一个母亲的话。
  • 阿根廷敌不过的,是黑手党。
  • 我一生最痛恨两个人:普拉蒂尼和贝利。法国人永远那么冰冷而没有激情;巴西人则是个虚伪的政客。
  •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友谊是不需要语言的,有时,一个眼神,就表达了一切,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 尽管我有很多朋友,但我始终觉得,人是孤独的,尤其当你既是个天才,又是个斗士的时候。
  • 是的,我经常这么说:如果有人攻击我的家人,那我会像拉登一样对他不会客气。
  • 这可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个中学生。
  • 我觉得他们出价高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我踢得实在太好了,而这是无价的。

 

    我和儿子都是超级球迷,当我沉湎于往事唠唠叨叨时,他则在电脑上暴打四方,对老马的评价也仅限一句:“嗯,在巴萨踢过。”不过,我们都认可老马训练进球和小罗猛击横梁两段视频。对老马戴两块表,我估计是怕错过给女儿打电话的时间,而儿子怀疑他挣广告费,我急赤白脸地争辩说:

 

“好表买来就是戴的,我一哥们还戴三块呢。”

 

老马这家伙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