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为什么要有书房  

2010-05-04 10:0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的房价越来越邪乎了,上周与一帮医生及官员聚会,核心话题也还是房子。由于职业的原因,我经常看各种各样的售楼处,听到紧要之处,冷不丁会问一句:“为什么要有书房?”虽然售楼小姐马上有了解释,但这个问题萦绕在心中好多年了,不读书的人偏有个大书房,而不少文人墨客只能在蜗居里自得其乐。

 

    凯恩斯出身贵族,藏有几万卷英国文学经典,分别放在三处,到1946年63岁逝世时,这老兄的未了心愿竟是:“想拥有一个够大的书房!”而中国现存的文化大家都经过文革,那时候别说书房,连吃饭都成问题,流沙河在锅炉房干活,后来才转到图书馆与书籍作伴,人事科长的吩咐是:“好好看着,房租就免了。”

 

    刘二刚搬一次家,书斋名就换一次。少年时住老屋的小角楼,斋号“天寻楼”,家里笑他天天想住新楼;三十八年后住进一品字楼,因坐北而名“凸北斋”,那时作画心情不好,给书房又换了十来个名号,反正不需要去派出所登记,换着玩呗;92年因暂住办公楼,戏题“十二层空楼屋”。

 

    后来搬到百子亭,问朋友画什么?人家说随便,就先画一老头儿,后画了一小孩儿,题为“大小由之”,也做了新斋名;直到2000年,购一新房,叫了现在的“午梦斋”。刘老自己说:“吃笔杆子饭的人,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当是最大的快慰。”毕竟,书在桌上不会跑、笔拿手里不会飞,信笔由缰,诚哉斯言!

 

    黄裳更喜欢藏书图记,最早从《剑南诗稿》得到启发,刻章为“断简零篇室”;后来又从李商隐“一春梦雨常飘瓦”得到雨中读书的品味,再名“梦雨斋”;陆续又有“草草亭”、“木雁斋”等;有一次在嘉兴荡舟,瞥见梦幻般的水榭,又有了“来燕榭”。到老也没有书斋,书散乱地放着,至今的书桌,仍是夫人的一支旧妆台。

 

    读书经常是懒的一种借口,不仅可以逃过厨庖劳动,更可以获得精神世界的自由,何乐而不为之!只是一阔脸就变,书房越大、功能就越多,而单纯的阅读和创作乐趣也会更少。如果有人问:你最珍爱的书是哪一部?问话的多半是不懂或不爱书之辈;若再问:这么多书你都读过么?此人不仅可笑、更近于可恨了。

 

    “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素食为斋,书斋就应该是朴素的书生本色,就像周作人说的“请到寒斋吃苦茶”。书不光是看的,还可以是有的或寄托思想的。有人批评古林先生的书放的蓬蓬茸茸的,其实,青山都是一簇簇乱叠起来的,整齐了反而减少妩媚。许渊冲曾翻译一首罗兰的诗:

 

人类还没有力量

 禁止思想自由

 不能把太阳

  埋进地球

  打个洞

  没有

     用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