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反穿袜子  

2010-05-31 10: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中国人,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是拥有读不完的好书,当然,百看不厌的还是四大名著那种---常阅常新,随着阅历的增长,体会也越来越深:像《三国演义》的权术谋略、《水浒》的江湖人生、《西游记》的团队管理,而《红楼梦》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佛书。

 

    妙玉出场后,我一直觉得寺院的名字怪怪的:铁槛寺、馒头庵,后来才知道此典源于范成大的一句诗:“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铁门槛是说,王羲之的后人智永和尚书法高绝,求字者多到踏破门槛,无奈之下只好用铁皮重新包裹,后人用这个故事来形容人世间的最高成就,而土馒头是指人的最后归宿——坟头。

 

     最近,我发现了一位《全唐诗》之外的诗僧王梵志,竟是寒山子的模仿对象,其诗其人直接影响了王维、白居易等大批高手,范成大的那句名诗也是取自他的两首诗:“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 以及“世无百年人,强作千年调。打铁作门限,鬼见拍手笑。”

 

    古时候,很多大家族都五世同堂,家长死去的时候,丧事往往办得十分热闹,只是家里人表面上哭得震天动地,心里面的算盘也打得山响。作为出家人,王梵志洞若观火,体察着人性的贪婪和无奈,作诗嘲讽道:

               造作庄田犹未已,堂上哭声身已死。 哭人尽是分钱人,口哭原来心里喜。

 

  王梵志的来历有点像拾得和尚,不过不是路边捡来的,而是黎阳城东一个叫王德祖的善士在枯树里发现的,打小慧根深厚,显见也是某位大菩萨应化于世的。他的诗几近白话,但用意深远,多为劝世之作,在唐宋影响甚大,后渐失传,直到晚近在敦煌发现其手抄本后,才引起今人的注意。试摘抄几首:

 

  • 忍辱收珍宝,嗔他捐福田。高心难见佛,下意得生天。
  • 师僧来乞食,必莫惜家常。布施无边福,来生不少粮。
  • 此身如馆舍,命似寄宿客。客去馆舍空,知是谁家宅?
  • 本是尿屎袋,强将脂粉搽。凡人无所识,唤作一团花。相牵入地狱,此最是冤家。

 

  • 知足即是富,不假多财钱。谷深塞易满,心浅最难填。
  • 大皮裹大树,小皮裹小木。生儿不用多,了事一个足。
  • 我昔未生时,冥冥无所知。天公强生我,生我复何为?无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饥。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
  • 有生皆有灭,有死皆有终。气聚则成我,气散则成空。一群泊死汉,何以叫头虫。

 

    黄庭坚曾称赞一位农家子弟季伟,说他杀鸡供奉母亲,而只以普通饭食接待朋友,这种做法和王梵志一样,属于“翻着袜法”。因为袜子的正面光滑美观,反面则粗糙难看,但人们习惯于把好的穿在外面,宁可让粗糙的一面紧贴肌肤,王梵志觉得这种虚荣的做法很可笑,提出反穿袜子才是正理,并写道:

 

                               梵志翻着袜,人皆道是错。

                               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