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春暖花开  

2010-03-19 08:4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年代中期,我们一帮学生在北大后边的颐和园,沐浴着稻田的黄昏,畅谈学术、诗歌,尽管穿的比今天要饭的还差,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洋溢着青春的自信。记得一位老兄念了首《在蓝色和绿色之间》,饥肠辘辘的我们全没反应,饭后,我用东北话再将它吟诵了一遍,竟然很有感觉,博得满堂喝彩。

 

    有一位同乡是北大七九级法律系的,后来做了民营律所的主任,他有一个同学叫査海生,特喜欢写诗,与五四文学社的骆一禾、西川,合称为“北大三诗人”。问他的时候,他撇撇嘴说:“你说的是海子吧,那小破孩儿啥也不是。”但在我们心中,顾城和海子是新诗歌星空中最亮的两颗星。

 

    海子1964年3月26日生于安徽怀宁县查湾村,四岁就能背诵五十多条毛主席语录,十五岁考上北大,比同学小十多岁,有一次登山合影,一老大哥向他挥手说:“来,咱爷俩合个影。”他喜欢佛教和神秘主义的作品,瞧不起武侠小说,他说:“写武侠还不简单,只要懂点历史、有点文采,什么人都能写。”

 

    他本人挺喜欢武功,不过练的是气功,海子去成都拜访那些诗人,晚上喝着一块钱一瓶的曲酒,然后一起长谈,并打坐、冥想,试图用意念来交流。可惜,除了自己,没有人欣赏他的那些长诗,基本上属于“不中不西、莫名其妙”。他自己说,这些幻觉是由于开了“天眼和耳神通”所致。

 

    我们那时候最爽的事情,是抱几把破吉他在二环路的桥下,和一帮青年工人或学生吼歌;然后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嚎“一无所有”。海子则一个人走在昌平大街上,一手拿着西红柿、一手啃着冷馒头,一边冷眼观瞧市井万象,一边思索人生的终极意义。有一次,他走进一家小酒馆,对老板说:“给我酒喝,让我朗诵我的诗歌。”对方一口回绝:“可以给你口酒喝,但你别在我这儿朗诵。”

 

    1989年肯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海子用自己的生命最早做了祭奠。那年3月25日,他从工作单位中国政法大学走去了西直门火车站,到了山海关又逛了一天。26日中午,他沿着铁轨向龙家营方向走去,在这条冰冷的不归路上,注定有火车会呼啸而来。海子宣告了一个“诗人之死”时代的结束,抑或是开始。

 

    海子最好的作品大多是在自杀前那段时间写的,既有浪漫主义的麦地味道,又像绝望时唱起的赞美诗。他自称:“我是肉,抒情就是血。”而他最铁的哥们西川却如是形容:“仿佛沉默的大地为了说话,而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变成了大地的嗓子。”刚才,我将《海子最美100首抒情短诗》翻了好几遍,还是最爱当初的那首: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