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驴捡湿处尿  

2010-12-03 15:0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把一本图解名家的《八大山人》翻来覆去、玩赏不已,每每展卷,无不一种清凉气息扑面而来。石涛初见八大山人,经介绍才知他是当年的“雪个”,赶紧请画大涤堂图。山人一笑,忽问:“有何堪涤?”石涛闻后,大为感叹这种“一念定乾坤”的意境,写了那首著名的长诗,给其戴上了“眼高百代古无比”的大帽子。

 

    八大山人,与石涛一样,也是明末清初的朱家宗室,生性孤傲,聪明绝伦,八岁便能作诗,善书法篆刻及绘画。曾画一枝荷花,横斜水面、香气盈屋。明朝灭亡后,他和去世的父亲相似,喑哑不能说话,合则点头,不合摇头。过了十多年,便去做和尚,号“雪个”。没过多久,就生了癫狂病,经常高歌乱舞,唯酒能止。

 

    过了一年多,病有了好转,更号为“个山”。某日,自己抚摸着头顶说:“我既出家,何不以驴命名呢?”于是改号“个山驴”。三十五岁时,妻儿俱亡之下,他感到万念俱灰,为了传宗接代,无奈又蓄发娶妻,并号“八大山人”,声称:“所谓八大,就是四方四角、都以我为大,而没有比我大的。”

    山人那时嗜酒如命,必须酒后作画。有些人就置酒而请,将墨汁、纸张放在一旁,酒过三巡,他便乘兴泼墨,有时候以破笤帚洒,或用坏帽子涂,弄得画纸不堪入目,随后提笔渲染,或成山林丘壑,或成花鸟竹石,竟然无不入妙。醒来后,再求片纸只字亦是万难,哪怕百两黄金陈前,他也不屑一顾。

 

驴捡湿处尿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有一次,友人索画三啸图,山人不好断拒,只肯描了几只茎叶,自称手熟什么画什么,这就是所谓的“驴捡湿处尿”做法。后代的潘高寿说:“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此言极是,国画以境界之不同而成相应的画格。八大之作简笔写意,往往笔极疏、意极密,愈简愈远、愈淡愈真,肆意抒发胸中之逸气。即使一些题画之诗作,也是相当精彩:

 

  • 有人识得真空相,便是长生不老翁。
  • 自性宁薄劣,独步乃幽偏。
  • 谈吐趣中皆合道,文辞妙处不离禅。  
  • 若个荷花不有香,若条荷柄不持觞;百年不饮将何为,况值新糟琥珀黄。
  • 乌云白雪一般重。
  • 茫茫声息足林烟,犹似闻经意未眠。我与松涛俱一处,不知身在白湖边。

 

    古代哲人喜欢以江水湖泊明志,表达自己的道心。济公有过“但愿西湖化酒池、一浪打来饮一口”之喻,大唐李靖也说:“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做功夫。欲从书中寻佛法,笔尖蘸干洞庭湖。”八大山人则在《题瓜诗》中表示:“无一无分别,无二无二号,吸尽西江水,他能为你道。”八十岁高古前,一生半僧半道的大画家写道:

 

    萋萋望耕籽,谁家瓜田里。

    大禅一粒粟,可吸四海水。

 

 驴捡湿处尿 - 傲楚阁 - 傲楚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