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我来海南数星星  

2010-11-08 09: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建省那会儿来海南的,同单位都是二十多岁的男女,大家学习做饭、谈生意,充满工作热情。傍晚时坐在宿舍楼前,看着附近农民在地上挖坑,再帮陷进去的车拉出来,拿到买路钱,就咦哩哇啦地走了。小哥几个对此愤愤不平,但被懂世故的人劝止,于是半夜悄悄地把坑填上,经过几个回合,那伙人也就没趣地不再搞了。

 

    那时的海南纯净极了,天更蓝、云更白、风也更甜,到了晚上,乡愁比饥饿更强烈地挨个袭击着这帮年轻人,总是在热闹过一阵以后,各自回屋发呆去了。我随身一把破吉他,经常叮叮当当地扯着嗓子喊,同屋那位当过酒吧歌手,算是我的半个老师。有时被蚊子咬得睡不着,就出屋仰头数星星玩,直到眼睛发胀发酸为止。

 

    到了房地产热的94年那会儿,我经常两地穿梭,有时去歌厅应酬,同去的两位东师大研究生,酒醉了便大声朗诵《荷塘月色》,搞笑得不行,偏偏他们自己越发地一本正经。记得当时流行一首《摘下满天星》,是我的必选曲目,“让那美梦做伴,不再伶仃……”那种健康向上的味道,如今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九十年代末,海南岛烂尾楼充斥,各路高手纷纷杀回老家收信用社、干房地产,留守的一位老哥们每去歌厅,则唱《水手》和《星星点灯》,他可不像原唱那么安静地坐着,边唱边一瘸一拐地表演着,有时候泪流满面。他信誓旦旦地保证海南会好起来,但没人听他的话。只是现在国际岛了,我已找不到他的电话号码。

 

    十多天前来三亚,并没有看到多少大水过后的痕迹,站在22层的楼顶,四周仍像一个大工地,开发、开发、再开发,一排排豪宅取代了那些原始的树林,只是细细地逛,那些矮小黑暗的小卖部依旧如故,偶尔还会看到流动赌档的喧嚣热闹。夜深人静,我独自在细雨中喝德国啤酒,忍不住要来纸笔,写下一首小诗:

暗夜不知侵,天地无所谓。浩然我自知,坐待风云起。

 

    在五指山的头几天,发现夜空上只有一颗星星,那么地明亮、耀眼而孤独,却让人感受到极深的光辉,后来听说是启明星,我在微博写到:“海南的小县城热闹而不喧哗,吃着五指山的小鱼小菜,抬头又看见了这几个夜晚总挂在中天的那颗孤星。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毛主席放在丰泽园屋子中央的那张大床……”

 

    七仙岭与县城相距七八公里,却是不同的气象,城里风平浪静,山里却狂风不止,吹得树摇房动,夜里直纳闷:难道这是北方的故乡?幸而昨夜风小了很多,我独自走到园林中,感觉白天忽略了的虫鸣,像忽然长出来似的密密麻麻,细细听来竟有几十种之多,间或几声蛙鸣,仿佛一组独特的雨林奏鸣曲。

 

    举头望去,星空万点,一颗颗、一层层仿佛无尽无休,更演绎着各种天之规则。通过上网搜索,我终于认识了最明显的猎户座,再搜索、再辨认,陆陆续续结识了金牛座、御夫座,以及最亮最大的那颗天狼星,这里的星空真美丽啊!萤火虫时而闪过,但我竟遇到了三颗流星,一闪而逝,像是最真切的祝愿,回屋我想:

 

     低头走路固然需要,但有时望望星空,更能理解生命深处的神秘啊!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