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企业家五段  

2009-09-28 08:5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二时,姓段的同学拿来一副围棋,半层楼为之着迷,一时间下棋成了时尚。有一回隔壁宿舍激战正酣,我和老毕溜达过去,顺嘴评论几句,不料输棋的家伙突然发作,抡起拖把就给我开了瓢。从医院缝了六针回来,我镇定地对这位比我大十岁的老兄说:“你马上要入党了,这事先放着;放假前咱们单挑!”

 

    我在大学拿过象棋比赛前六,那时候拎个棋盘满世界开练,除了中文系那位某县的冠军同学,一般人还真不是对手,那次比赛因为弃权了两场,所以名次不大理想。到了研究生院,老魏的水平跟我差不多,但他非要学围棋不可,结果同窗三年,我俩经常一边喝掉一斤白酒,一边同时下着围棋和象棋,那通较劲呐。

 

    到了研究所,偏偏也是围棋文化盛行。有一回,我到三楼看老宋和一个穿着牛仔装、戴着电工刀的帅哥在下棋,就帮那人支了好几招,回到二楼,我问室主任白哥:那电工气质怎么那么好啊?老白当时乐得差点没背过气去:那不是我们所长吗?这位娶了中国芭蕾舞头牌的改革明星,被我如此误会,一时间传为趣闻。记得88年出差天津,我连剁了南开研究生院的一二三名,那哥几个气得直说“介哥们,够猛的。”

 

    九十年代初,由于工作关系,我帮了一位海南朋友很大忙,只说自己不需要什么回报,让他注册了一家围棋公司:老聂当董事长,专业七段当总经理,老牌业余冠军做主教练,十几名孩子全部是各省的少年冠军。那段时间,隔三差五和老聂喝清酒,有次在北京饭店正式颁给了我五段证书,让了八子,还杀得我落花流水。为证书这事我没少得意,直到后来无意中听到他说了一句:“那是企业家五段。”

 

    这拨小孩后来被各省市强行要回去打比赛,还有几个借给了中信集团,连续打了好几年中日韩城市对抗赛,都为北京拿了冠军,中信那位专业出身的老总为这事,一直很感谢我们。他们中的好几位都已拿过各种冠军,看着那有点熟悉的名字,自己还是蛮欣慰的。

 

    一位好友赞助过云南省围棋队,有心让我来负责,就在一次比赛后,约国家棋院院长来北京东南的那家亚洲最大海鲜城吃饭。那位院长谦和中正,很让人心折。我感兴趣的是那位主力选手,称这位老乡为“东北最聪明的人”,并约了一起踢球等等。后因另一件重要业务,围棋领队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儿子三岁的时候,我就四处张罗让他学围棋,为此家里真费了不少的劲。这小子当时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一次是眼看我领先将要取胜时,他忽然将我们的棋盒换了过来,搞得我目瞪口呆;另一次他也是觉得肯定是要输了,就跟我讲条件说:“爸爸,让我一次下两颗棋子,行吗?”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