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孤愤  

2009-08-24 08:4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岁那年,邓少爷因一篇作文与英籍老师发生冲突而被打,一气之下烧光了所有的外文书,发誓终生不碰洋文。愤然回家后,他苦修国文,终成一代大师。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文化界有江南四铁:吴苦铁、王冰铁、铁瘦铁、邓钝铁。据说在他们的影响之下,社会上到处都可听到名叫铁的人。

 

    邓老兄对这种随大流很厌烦,于是在三十岁时,更名为“粪翁”,印章也改成了“逐臭之夫”、“粪土之墙”,住处则改称为“厕简楼”。章士钊说他的粪名太过不雅:“畸人畸形作畸字,矢溺有道其废庄”。因白色恐怖而不满的邓,却坦然答道:“非敢求惊人,聊以托孤愤。”

 

    文名甚响的邓与白石公齐名,时有“南邓北齐”之称,他这一改名,书展也就成了“粪展”。一些富商高官求字者,许以重酬,请作品上不要写“粪翁”二字,却遭到他的断然拒绝。他觉得,“粪”并非专指秽物,也有打扫、涤荡之意,于是在粪上多加一撇,并说:“天下杂草污秽,遍地皆是,不打扫打扫还成?”

 

    金松岑和他交情甚笃,经常同去上海各寺院谈文论艺。一次,金松岑要邓为他写一副对联,但不能署“粪翁”,邓洒然一笑:“除非有更好的名字?”金有备而来,遂以“散木”赠之,此典出于《庄子》,说有一种叫散木的树,因无用而有大用。邓顿时开怀,欣然受之。

 

    某日,众文友聚会厕简楼,席间,琴棋书画甚是热闹。忽然有人问他:“金石、书画、诗词、戏剧,孰善?”散木答曰:“习唱戏不失为君子,其余皆小人耳!”众人听了诧然不知所云。邓散木哈哈大笑:“诸君难道忘了:君子动口,小人动手!”言罢,笑瘫了一地文豪。

 

    抗战期间,邓散木举办多次作品展览,善款全部捐给国家,于是,各种团体和活动纷纷找上门来,他本不善应酬,就在家门口贴了一则“款客约定”:“去不送、来不迎,烟自爇,茶自斟。寒暄款曲非其伦,去、去,幸勿污吾茵。”

 

    1960年,邓散木的左腿因动脉硬化而被截肢,一向乐观的他再一次改名:一足,印章也刻成了“夔一足”、“一足散印”、“谁云病未能”。然而祸不单行,他的右手也出了毛病,无法再执笔握刀,于是,邓散木改用左手书写、篆刻,据专家评价,其左手书法水平竟不逊于右手,而且透出一种奇倔之气。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