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死磕  

2009-05-22 09:0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的定义是人咬狗,所以狗咬人一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这两天媒体偏偏把满文军吸毒事件,炒得沸沸扬扬。地球人都知道,明星嗑药就像中学生吸烟一样正常,涉毒名单长了去了。而且大家发现没,绝少明星敢大张旗鼓地站出来批评,多少都有一点底潮的意味在里边。

 

    满文军出身平谷县农村,在粮食局工作时,每天要背一天200多斤的大粮包,1986年他在全国农民歌手大奖赛获奖,与韩红、孙浩等差不多算是一拨的,歌坛当时的竞争还不算激烈,但他还是靠一曲《懂你》很晚才打出名堂。他后来娶了一名新加坡女子,据说是个有钱的主儿,两个人日子过得也挺滋润的。

 

    娱乐圈的人都喜欢揭短,甭管满文军现在多有名多有钱,那些人还是叫他“满土豆”。我个人的看法,他们两口子不应该算是瘾君子,顶多是随大流、偶尔玩一玩。网上说,满文军是在工体西门的COCO Banana出事的,他夫人过生日,圈里不少人在场,结果被警察给“杀熟”了。

 

    1997年夏天我从香港回京,送给一名挺熟的摇滚明星一副大墨镜,因为这姐们一只眼睛废了,那是几年前在饭馆打架的后遗症。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感觉唱得极差,第二次是个雨天,那声线让我们无不惊叹,个中缘由,不言而明。两个月后,媒体报道她在南京坐出租车找药,结果被送进了警局。

 

    考古学家的妻子99年的时候介绍我给一名歌手当经纪,那歌星的声音很飘渺,歌词全是自己创作的,但毫无逻辑。记得有次在三里屯酒吧大家聊得正愉快,她突然十分认真地对正在谈国家大事的我说:“你怎么不去当总理?”看到我发愣的样子,把边上的哥们给乐坏了,其中一个附耳对我说:“肯定又他妈嗑了!”

 

    不少知情人说,娱乐圈在迪吧聚会,嗑药是十分正常的,只是这几年风声紧、钱难赚,大家都收敛了许多,但还是出了不少事,有一次把奥运跳水冠军都给牵涉进去了。有个朋友说,缉毒处搞春节茶话会,大腕云集,不少人想去还去不了呢。其实,歌手也是人,开演唱会折腾好几个小时,没药顶着行么?

 

    按照唯识的看法,在催眠的状态下,阿赖耶识的藏识中会浮现许多过去的片段,偶尔还会有将来发生事情的影像,据说印度有一派修行人,经常借用迷幻药来助缘,当然中国禅宗坚决摒弃这种饮鸩止渴的做法。修行的过程为信戒定慧,药物助长的是快感而非智慧,而没有定力,更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般若。

 

    影视圈有位才子,公认比陆川宁浩水平还高,可惜好上了这一口,从此像骏马陷入了泥潭,再也驰骋不起来了。据说人家嫌买毒携毒的风险成本太高,干脆在云南某偏远处买房租地种大麻,过起了自给自足的麻醉生活。影片《昨天》里,贾宏声给他父亲那记耳光曾经疼在多少人心上,我还记得他的那句肺腑之言:

 

                        “我没有选择,只有死磕!”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