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海南往事儿  

2009-11-16 11:0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周,老潘有一篇《在海南那些牛哄哄的日子》写得颇为有趣,虽说我们是研究生同学,相识却是在海口,他们君合律所其实也是从那发达的。文中说,当时海南机场、新能源公司、海南证券三家为一笔两千万打得不亦乐乎,见面谈判时,发现各自的首席律师都是君合所的合伙人,大家一时都愣住了。老潘他们去隔壁看场电影回来,发现三家企业已经拿出了和解方案。

 

    88年6月,我从海口机场下飞机,整个感觉是蒸笼似的,后来回忆时常说像桑拿浴一样,其实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马杀鸡这回事。我们办公地点在海口宾馆隔壁,对面就是三角地,那时候来海南的几乎都是大学生,大家不光在那里找工作或交流信息,更多的是抒发热情,不少人就是为了找人说话。

 

    公司住在干休所,老总让大家轮流做饭,把我们这帮学生真是折腾够呛,有个女同事特能睡,每次都是我在楼下大喊:“老柳,吃饭咧!”楼下是一帮福建惠安来的民工,不是打架就是打老婆,很影响睡眠,但几位睡神除外。记得陪总经理去八所那回,说好早上4点出发,但我愣是没听到闹铃,等我急三火四地下了楼,,这主儿声音嘶哑地瞪着我说:“我们喊了一小时,全招待所都醒了,除了你!”

 

    当时整个海南省就我们边上的那条小马路,有一个红绿灯,最多的交通工具是蹦蹦车,大概是五毛钱一次吧,跑哪都这么多。我曾在一个月之内,丢了三辆自行车,有两次是眼看那烂仔,用钳子不到一秒夹断了我的锁后扬长而去的。公司不打算再给我“配车”了,索性安步当车或坐蹦蹦去了。

 

    记得那年大台风,我和一位同事顶风冒雨,在椰子树前鞠后躬之中往宿舍赶,途中不时地有椰子在身旁掉来掉去,有一个把车筐都砸歪了,想想真有点后怕。后来好车才多了起来,有家金融机构的经理也就一米五多点,偏偏喜爱驾驶奔驰,弄得左近的司机都在纳闷:高科技吧!怎么没人驾驶呢?

 

    海南那是真热呀!公司贸易一部有两个家伙每天都人五人六地出去谈事,后来才知道他们到望海楼或海口宾馆大堂那儿坐着,保安见他们总去乘凉,就不友好起来。直到有一天,哥俩故意喊上朋友,咋咋呼呼地说有五百台彩电指标,好家伙,不光是保安们、半个大堂的人都围过来了。

 

    那时候对外贸易最牛叉,谁有批文谁是大爷,官倒官倒,就是这么来的。我们整天飞来飞去的,有一回头等舱一家伙油头粉面的,站在机舱口不肯下去,下边又是献花、又是致辞的,好不热闹。我问边上一人怎么回事?那家伙撇撇嘴说:“刚去北京捐一百万,回来瞎显摆呢。”

 

    做生意无非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我还记得最奇怪的那桩生意。有家公司名头挺大,但做什么都亏,老板别出心裁,每年向上级申请一大批入党指标,然后对社会批发,一下子扭转了经营局面。不少小姐回家过年时,都揣着“两票”,家里人见她又红又专,也就放心了。

 

    老潘前两年回海口宾馆消费,对着一位熟悉的身影喊到:“刀片!”原来那是好多年前开小歌厅的熟人,大家见面一通感慨年华似水。结果买单时,那位老板豪爽地替他免了单,还说:

              “现在还能喊出‘刀片’这两字的,就值得我买一回单!”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