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会思想的芦苇  

2009-01-07 16:4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嚥,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曹操的这首《短歌行》,是我的至爱之一,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对它的喜爱。这种诗越读越经读,越读越有味道,经常把心底里最深刻的东西,都给勾了出来。该诗属于乐府结构,每四句为一解,就是一个音乐的章节,四句换一次韵。该诗载录于三种书中:《昭明文选》、《宋书》的《乐志》和《乐府诗集》。

 

    像“人生几何”是《左转》里的话,其他的也有几句《诗经》的句子,但曹孟德天生霸气,用在我这里就是我的,甚至比原来用得更好。过去我曾喜欢大盗熊猫的一首诗:

          五湖四海任遨游,金银财宝随取求。看得人间不平事,趁醉挥刀快恩仇。

    熊猫左手酒壶,右手扛刀,与沈浪一揖之后,在如刀的北风中敞胸而去,几多的豪情啊!而李太白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则更多了一些狠辣。不过,与“悠悠我心”相比,以“周公吐哺”来论,境界之别,判若云泥。。

 

    《诗经》有一篇《蒹叚》,“蒹叚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所谓蒹叚,就是水边长的芦苇,过去的大户人家是不能在门前或院子里种芦苇的,认为它不吉利。在老北京城,人们在秋天去陶然亭看芦苇,那儿不仅荒凉,而且还有一大片无主的坟墓。有一个墓碑刻了这么一首诗:

         浩浩愁,茫茫夜,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终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邪非邪,化为蝴蝶。

 

    大哲学家帕斯卡尔的名言是:“人,只不过是会思想的芦苇。”而在中国,有这么一个传说:人死之后,倘若他的最大的夙愿抱憾没有完成,那么几年以后,他的血就会化作一块似玉非玉的碧,而他的魂灵会变成翩翩的蝴蝶,飞舞在白白苍苍的芦苇之间。

 

    对于人生来说,有所缺憾是必然的,重要的不仅仅是来人间走一遭,而是你人生的方向。显然,自由是最可宝贵的,而通往自由的最方便的道路,就是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佛法来修习,那才是真正的解脱之路啊!明代的罗殿写过一首《醒世诗》,讲得十分透彻:

   

                           急急忙忙苦苦求,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

                     是是非非何日了,烦烦恼恼几时休;

                     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