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傲楚阁的博客

 
 
 

日志

 
 

倒立着撒尿  

2009-01-16 18:1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念书那会儿,最时髦的是两件事:读朦胧诗和唱摇滚乐。那时候正是中国思想大启蒙时期,我们瞪着一双陌生的眼睛,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记得1976年9月9日的下午,我和一位姓孙的小学同学呆呆地坐在他家的院子里,紧张地看着天空:伟大领袖走了,天不会塌下来吧?至今,我俩也没觉得这事好笑。

 

    记得大二的时候,我的上铺有一个黑砖头一般的录音机,放着邓丽君的歌曲,你想想,九个大老爷们儿同住在一间十多平方的屋子里,一人端个饭盒,鸦雀无声地听着邓歌后那嗲嗲的靡靡之音,当时的感觉是有些傻掉了。那个时候,我们最烦的歌曲是《清晨》,六点一过,那清脆的女高音透过高亢的大喇叭响彻大学校园:“早晨起来公鸡叫,喔喔”,眼睛还没睁开呢,抓起衣服就爬起来了,出门时,看到崔辅导员板着小脸挨屋砸门时,多少感到些许的庆幸。

 

    邓丽君之后才开始流行的崔健。中国最早的愤青都是老崔给熏出来的,一曲《一无所有》成了所有青年学生和工人的口头禅,那个时候最得意的就是,哥几个骑着自行车,从北大听完讲座出来,一边飞快地往西八间房赶,一边大声地狂吼:“哦哦哦哦哦哦,我这就跟你走……”,除了经常挨饿和洗澡不方便以外,那真是一段值得回忆的青春。

 

    朦胧诗是当时最时髦的事情,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读着顾城和舒婷,那种无名的感动和理不清的情绪充斥了全身:“你一会儿看我、一会儿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很近”,不知道现在的青年怎么想,反正我们那时崇拜的,就是自己搞不懂的东西。

 

    诗人北岛那会儿特活跃,他的诗同样牛叉,在《太阳城札记》中,我记得有这么几首:

  • 生命                太阳也上升了
  • 自由                飘        撕碎的纸屑
  • 孩子                容纳整个海洋的图画       叠成了一只白鹤
  • 青春                红波浪      浸透孤独的桨
  • 生活                

    最近,北岛出了一部散文集《青灯》,书中说他们做《今天》创刊号时,问大翻译家冯亦代如何翻译,冯老觉得today太一般,与夫人再三商量,建议使用The Moment,那种历史转折时刻的紧迫感,跃然纸上。几年前,某记者采访冯老,请他用几句话概括自己的一生,老人沉沉的说:“用不了几句话,用一个字就够了——!”

 

    前两年,诗人中岛接受采访,在结尾的时候,对我这个老朋友不无怀念。当时,中岛在一家IT企业工作,自己过着苦行僧的生活,每月近万元的收入全部投到中国最有影响的地下诗刊物《诗参考》上面,我当时的助理兼着许巍的经纪人,也是个小诗人,是伊沙的徒弟,经他撮合,我个人赞助了一点钱,好像还挂了个名誉总编的头衔。

 

    说实话,《诗参考》上的诗大多莫名其妙。那个助理日本留学归来,吃素,人挺葛的。他师傅父告诉他:做梦时也要拿一支笔,想到什么,立马起来写下来,凑够一定的字数,就是天下最真实的诗了。真TNND,要不是看在那家伙写过一本《江山美人》和一些精彩的足球评论面子上,自己一肚子的刻薄语言早就喷薄而出了。中岛自己也有不少作品,印象最深的是那首:

                                      

                                      我倒立着

    对着天空撒尿

           ……………………

                ……………………

            最后

                       淋了一身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